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怀念陈让(散文)


陈言

   前阵子陈让在路上还跟我说,不敢相信紫宸会突然走了。他说紫宸那么年轻那么有才华。现在,我也不敢相信陈让真的走了,同样那么年轻那么有才华。反复看着杨静南发来的那则噩耗,我连续发了几个“太可怕”的词语,我忘记了那一天我到底发了多少个“他非常善良非常出色,但是太可怕了”这样的短消息。

  疲倦,没有来由的厌恶感在这个下午持续发酵。无论是翻书还是在路上或者和朋友喝茶时,我满脑子都在想他笑起来的样子,起初是那么爽然,后来慢慢有些无奈,然而,最后他总能宽慰地拍了拍你的肩膀,仿佛需要安慰的是你而不是他。他又隐没在茫茫人海中,要是平时他总要从车窗中探出头(或者可见他有些驼的背,他的长大衣),他总是带着抱歉的神情说,我要先走了,下次福州见。有时,在快到福州的路上,一定要提前发消息说,来福州一定要来找我。有时,他竟然忘记了这些,第二天,他先发短消息解释下,接着就是电话过来,他总是说,在路上。我不知道他当时究竟在哪一条路上,每次接电话,我都能想起,他最初带我去赶夜班车的情景,我是典型的路盲,他不放心一定要坚持送我上公交车才走。之后,我才看见他绕过地下室到对面的停车场去牵自行车。他要骑上半个小时才能回到他所租住的地方。如今,我宁愿相信他依然绕过地下室要到对面的停车场。我记得那个停车场在公园的门口,周边是一些不知名的树木和花朵,行人缓慢的步伐似乎在消减这座城市的喧闹和贫乏。

  如今,我似乎又回到了数年前,陈让陪我去逛书店的情景。他问好了书店的名字,让我在里面先看下,他迟点来。原来,他在家里翻找这家书店的优惠卡。整个下午,我就买了两本书《塔杜施·鲁热维奇诗选》、《1940年后的美国诗歌》。他在我去买车票的时间中,翻阅了鲁热维奇的诗歌,他说他很喜欢这个诗人的作品,非常简洁,白描式,情节舒缓……

  好多年后,他还和我提到鲁热维奇的诗歌。我当时忍不住说了一句,会不会太简单呢?他忽然笑了起来,然后说,对对对,是是是,可我怎么就喜欢那简单的诗歌呢?他拍了下头,还在笑。他笑得那么宽厚。有一天,他忽然又说,他喜欢读读那些有花草树木在其中的诗歌。他试着要写一写那些所见的事物。然而,他似乎一直没有抽空出来。我安慰他不着急,反正写作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他又在电话中爽然地笑了起来,你看,你说得太对了。或者,竟然在QQ上发个消息,言,努力!言,我得加班了。我电话过去半调侃地批评他不能把名字省略成这样,快成言情小说了……他还在笑,说,感觉特别亲切。反正,他喜欢让最好的朋友称他“让”。我曾经问过,他为什么要起“陈让”这个笔名,他回答得有些含糊。我只记得他似乎说过,这两个词语放在一起有些好玩儿。他爱说某某说话真好玩儿,某某事情太好玩儿了。他总是把话题说了一半就开始对着我们笑。可他说自己却不那么好玩儿,在他劳累的时候,他站起来伸伸腰,无奈地笑,然后又安静地拿着一本书坐在旁边看着,他的发言很少,总是认真地听,不时地露出微笑的神情,这时有人让他说说想法,他犹豫了下,忽然却一本正经地谈论着,他的语速快,说话似乎有些含糊,所以一般人似乎只是听到一半意思,另一半意思被他有趣地掩藏在书中。如今想起来,他似乎很少参与争论,而滔滔不绝的言论和自我标榜似乎成了写作者们的通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