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太极图”造像初探


□ 陈 琳

内容摘要: 本文从美学、哲学、社会学等方面对我国传统图案“太极图”进行了较深入的分析与研究。尤其是将二维平面的太极图推演成为三维的“太极球”,从而提出了全新的课题,同时也为从事这方面研究的学者们另辟了一个新的方向。
关键词: 中庸拜协定理变异三维太极

“太极图”造像初探图片1
“太极图”在中国乃至整个东方文化所影响的亚太地区,可以说是家喻户晓、妇孺皆知。它可同最为世人熟知的“”与“”形相媲美,韩国的国旗设计采用它为基本图案,可谓又一例佐证。由于不同国度与文化区域背景的差异,人们对它的见解也迥然不同。大致有这样两种:一是把它同道家相联系,认为道家思想的脉络源于老子、庄子,作者是在道家古朴哲学的影响下,创造了意向造型之灵魂——太极图。以“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的玄奥变化,“超以象外,得其环中”,无所不在,在非理性的世界中继承着远古宇宙观的真谛。同时也体现了当代设计文化的两个特点:囿于一统和渴求自由,从中可见我国民族精神的折射。
“太极图”造像初探图片2其二, 把它同现代社会联系在一起,认为它与现代科学有某种暗合。如丹麦物理学家玻尔(Niels Hemrik Darid Bohr)称他著名的“互补原理”即“拜协定理”是受“太极图”的启示所致。诸如此类的例子不胜枚举。
“太极图”以它独特的形式、深邃的哲理征服着人们的心灵,它化平庸为神奇,以单纯求丰厚,以抽象去囊括天地之灵气、万物之生机,被推为我国传统图形精粹之首,也不为过之。
虽尽如此,我认为此图形并非终极而不能拓展。“太极图”虽历经宋、元、明、清,距今已近千年,但除色彩上有所不同外,几乎无任何变化。从二维平面到二维平面,似乎一成格式则很难突破。至于利用它造福现代社会的也凤毛麟角。为此,本人对“太极图”进行了初步的探索与研究,为传承发扬祖国优秀文化而尽绵薄之力。

“太极图”造像初探图片3
一、“太极图”构成美学浅析
我们先比较一下“”、“”、“”这 三个图形,便会发觉它们的一个共性,即首尾相应、均衡对称。 (见图1)此外,它们又都是由最简单的几何形构成。“”形是由五个正方形构成,其视觉感受“庄重、稳定、理性、严谨”。而“”形则是由四个方形组成,它的精妙之处在于把一个封闭的“田”形格局变成了一个四面豁亮的敞开空间,给人以变化、包容、丰富之感。虽也具有理性,但人情味却隐藏其中。而太极图“”则取了几何学中三个基本图形中的圆,在中间加上一个“S”形,构成了太极图形的优美格式,给人的感觉是和谐、运动、互为变化。在此基础上,作者又在图形上下两个内切圆的中心巧妙地设置了两个小点,使太极图形更趋于完美。更具匠心的是将其一半颜色加深(或黑或红),使其内的小点互为对方的色度,在这一点上,是其它任何图形所不及的。“太极图”虽是一单元图形,其组合构成却非简单,它是由一个大圆加两个内切圆为基本母语,而“鱼”单元形则是一个内切圆加上它的运动轨迹所构成。此外,我们可以把“双鱼”形,各看成是一个单元体。它相对称的则是它剩余的部分,也可以看成一个正形和一个负形,这也许是中国最早运用黑白底图转换的范例。
“太极图”造像初探图片4
从它的美学特征来看,同其它两个相比:是静止与运动的对比、是简洁与丰富的对比、是理性与感性的对比。尤其是“”图形,更是典型西方人的思维模式,他们的思维轨迹是四面延伸的,是物理、数学的公式推导,似乎与基督教的拉丁十字架有很大关联。
拉丁十字架由六个正方体构成,但构成的理念是一致的。严谨无懈可击,理性的冷漠与中国的“太极图”亲和形成了强烈的对照。“太极图”中庸互变,围绕一个圆转来转去,难以驾驭,高深莫测,这不能不说是我们民族传统文化的潜意识对设计者的影响。
据史料记载,这种被称为“太极图”形,或又叫做“喜相逢”的优美的格式“S”形,最早是在新石器时代彩陶纺轮上出现的。
“太极图”造像初探图片5一虚一实、一阴一阳,后来就成为一对凤、一对鸟、一对鱼、一对花的格式。(见图2)总之是代表成对成双、相互追逐,在天地间飞翔、运动,旋转不已、生生不息,这正是人所追求美好生活的形象再现。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6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