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漫议顾彬


毫无疑问,作为一个欧洲人,德国汉学家沃尔夫冈·顾彬对中国现当代文学的把握,是远不能说全面的,甚至也不能说是很深入的。顾彬对中国现当代文学的理解和评价,有许多让我们不能认同和接受的地方。这其实很正常。顾彬首先是中国古代文学的研究者。他对中国古代文学的把握和评说,与我们几乎没有什么重大差异。这原因,就在于古代文学已经经典化了。对古代作家的评价已经定型,不存在什么严重的争议。古代文学的各种思潮、现象和发展脉络,都已十分清晰,没有那种众说纷纭、言人人殊之处。既如此,顾彬也就不可能在中国古代文学领域,发出什么令中国人震惊的观点。古代文学是凝固的、静态的、已完成的。而现当代文学就不一样了。如果把现当代文学作为一个整体,那么可以说,它在流变着、发展着,它是动态的、开放的、未完成的。中国的现当代文学研究者,相互之间就有许多分歧。对同一个作家,同一种现象,在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界,就往往有截然不同的评价。作为欧洲人的顾彬,在理解和评说中国古代文学时,有坚实的、权威的、不容置疑的观点可借鉴、可依傍。而中国的现当代文学界并没有给欧洲的顾彬提供这样的观点。他在很大程度上,只能依据自己的文化修养和文学趣味,独自对中国现当代作家做出评价。这样一来,他的某些观点令我们震惊,就十分正常了。作为一个欧洲人,顾彬在研究中国现当代文学时,自有其明显的局限,因而有些观点无疑是荒谬的。有些观点荒谬得可爱;有些观点荒谬得可笑;也有些观点,荒谬得有几分可恶。然而,作为一个欧洲人,顾彬在观察中国现当代文学时,又时而有一种特有的敏锐和深刻。这种敏锐和深刻,是中国的研究者很难甚至不可能具有的。
  顾彬在中国文化界的广为人知,起因于对中国当代文学的所谓“炮轰”。顾彬因对中国当代文学的激烈否定而招致中国文坛许多人的不满甚至痛恨,读有些人对顾彬的“反批评”,切齿之声可闻。这其实是颇有几分可笑的。有人为了证明顾彬的批评一钱不值,甚至把“江湖郎中”的帽子戴到顾彬头上,这就更不应该了。顾彬数十年间以德文、英文和中文三种语言著述,已出版学术著作多种。哲学和神学是顾彬本来的专业,他花费过很长时间学习拉丁文和古希腊文。在学习中文和研究中国文学前,顾彬学习了日文和研究过日本学。在研究中国现当代文学前,顾彬研究过中国古代文学,获博士学位的论文是《论杜牧的抒情性》。对中国古代诗歌,顾彬有浓厚的兴趣和长期的研究,出版过《中国古代诗歌史》。在进入中国现当代文学领域后,顾彬热情地从事着将中国现当代文学翻译成德文的工作,已在德国出版过十数种中国现当代作家的翻译作品。其中特别值得称道的一种,是六卷本的《鲁迅选集》。顾彬同时还是一个一直坚持文学创作的“作家”,尤其在诗歌创作上热情不衰,有多种诗集出版……当代中国,有几个人有资格说这样的人是“江湖郎中”呢?所以,顾彬对当代中国文学的批评,我们不应完全以“胡说八道”视之。我以为,面对顾彬的“炮轰”,我们应该平心静气地思考两个问题: 一、 顾彬为什么这样激烈地否定中国当代文学?促使他做出如此判断的根据是什么?二、顾彬的批评在哪些方面抓住了我们的软肋、击中了我们的要害?顾彬的批评究竟能给我们怎样的启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