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时事政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阅读军阀与流氓


□ 袁岳的眼

  看军阀与流氓的做人做事方式,恶则恶矣,却也有很痛快淋漓的一面,比那些老好人或者正史里面的人物,尤其是自传体式的美化历史要生动有趣好些。
  
  我非常爱读人物传记,其中最爱读的类型之一是北洋军阀和民国大流氓的传记,觉得非常有趣。这倒不是因为在道德上认同他们,而是从他们表现的有声有色的程度上觉得他们是一些格外有意思的角色。
  其实,大家在看《明朝那点事儿》的时候不难发现,任何一个正规的朝代,明君与昏君是交错出现的,忠臣与奸臣差不多也是交错出现的;看多了,历史就是那么一部交错史。所以治世其实没啥大的名堂,但到了混战的时候出的人物则多样化得多。我觉得一是因为混乱的世代机会多,很多人出来混饭吃,结果混出息了:二是乱世不确定因素太多,人就是想稳定,奈何天下不稳定,盯着你屁股底下地盘的人很多,一不小心就被人干掉了。
  
  所以我觉得,北洋军阀其实危机感是非常强的,人在这种高危机感下面,很容易激发出在平和的世代不会被激发出的活力。就是那些草莽之人,其实也是相当有表现能力。北洋军阀的时代对于老百姓来说是痛苦的时代,而对于那些军阀来说,那是机会的时代和挥洒的时代,很多高级混混儿也各自在形形色色的机会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其实我们想想,当初新文化运动与“五四”运动时代出的很多人物,还不是在军阀时代才得到空间的嘛。
  流氓也是很有意思的一群人。很少有人开始就追求做流氓的。流氓从本质上来说,就是敢于挑战与颠覆一般所谓好人或者常人的规则,而且胆敢公开颠覆。“老子就这样,你怎么的?”这就是流氓做派了。小流氓就是只管颠覆的流氓,大流氓就是颠覆其他人的规则,但又制定规则要求其他人遵守的流氓。做流氓,要有胆干别人眼里不该做的事情,但是又跟一般常人干坏事不一样,他们做坏事情还不遮掩。所以流氓从本质上来说,就是敢于革一般之所谓常人与好人定的规矩的命。有意思的是,历史上有不少革命家也曾被当权者看作流氓,或者说革命的样子有的时候也有点像流氓。所以毛泽东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就为农民运动是不是“痞子’,运动辩护过。
  有一点是肯定的,极大部分的流氓虽则有胆,但是因为不能得大众的最终认可,虽然可以恐吓大家于一时,但最终不可能善终。上海滩很多大流氓的历史就证明了这一点。但是也因为大众的不认可,以至于他们身上一些本来比较好或者至少不那么坏的成分,可能就被写作者或者传播者有意识地抹杀了或者歪曲了。最近就看了好几篇文章说军阀韩复榘的,才知道原来他可不是我们一向知道的不学无术、大字识不了一箩筐的大老粗形象,人家也是书香门第、有章有法的。
  站在阅读的角度而论,看军阀与流氓的做人做事方式,恶则恶矣,却也有很痛快淋漓的一面,比那些老好人或者正史里面的人物,尤其是自传体式的美化历史要生动有趣好些。这让我想起另一本书《另类的西方文明》,那本书里专门讲西方历史上一些伟大事件背后的恶心事情,一些大人物的丑事情,还有一些提不上台面的有趣的故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新周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新周刊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