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准记者经历(六题)(短篇小说)


□ 何 申

肉饼与形势

1974年秋我到廊坊日报实习。那时我在河北大学中文系念书,用当时的词叫参加革命实践。倒也好,在学校也学不着啥,运动一个连一个,烦人。
到大厂县采访,我们仨假记者,一个真记者带着。听说要写形势大好的报道,我心更烦。老父才去世半个月,我心说这运动搞出多少家破人亡,好什么好?再加上招待所清汤寡水的饭菜,说啥我也上不来情绪。去城关公社采访,革委会主任与真记者是中学同学,说中午请你们吃馅饼,真记者冲我说,“形势”确实不错嘛。我点头说很想去伙房采访大师傅。真记者立刻说那好咱兵分两路,你去伙房,我们在这儿。我知道他咋想,我戴着黑纱,脸色也黑,他怕影响众人情绪。
我去了。伙房就一位岁数挺大的老伙夫,光干活不咋吭声,不过也说几句:没吃过咱大厂馅饼吗,噢,香着呢,噢,老人没了,没了省心。我不知说啥好,就帮着择韭菜。初秋的这茬韭菜很嫩,清香味嗖嗖地往鼻子里钻。我一根根地择,尽量不扔掉。老师傅和面,和得很软,然后剁羊肉,剁时加水,一点点加。剁好了放作料拌馅,朝一个方向搅,搅得黏黏的。再切韭菜,切得很细,切好放在肉馅上先不拌,待到把面分成一团团小铅球那么大,才拌。馅饼是这样包的:取一团比面团还要大的肉馅,顶在面团上,然后两只手左一下右一下将面往上捧着包,最终将肉馅包得看不见。再用擀面杖擀成直径小二尺的大饼,皮极薄,馅却露不出来一点。烙饼用平底矮帮大铁铛,放油,小火慢慢地煎,两面煎成金黄发酥熟了,拿出切成三角型,放在盘子里吃,就着醋吃,油而不腻。
简直难以相信,世上还有这么好吃的东西。那天人家管我们够,吃得沟满壕平,心里想这地方一准不在中央文革领导下。回来写稿我犯了愁,除了知道肉饼是如何做的,别的全不知道。真记者说你再去一趟吧。把我乐得直要蹦高,但也嘱咐自己这回别光想吃肉饼了。借辆车子蹬去,正赶上开午饭,公社秘书带我进去,没有老师傅,也没有馅饼,只有两个馒头,一碗熬白菜,那大铁铛在墙角戳着,上面落满灰。秘书说那天为了接待主任老同学,老师傅把家里小羊都宰了,那是人家准备娶儿媳妇的……
吃完了交了粮票和钱,我骑车就走。秘书喊你还没采访呢。我说采完了。到了招待所,见到真记者,我说没肉饼了形势不好,写不了啦。真记者一笑说那你就别写,让他们写。

提炼与炖鱼

去沧州日报社实习,正值五黄六月,热乎燎燎的。下车就编顺口溜:一条马路没有灯,两边都是大水坑,行人个个黄土脸,跑的全是崩崩崩。崩崩崩就是用小柴油机改造的三轮货车,走起来崩崩响冒黑烟。
去黄骅盐场采访,下车是中午,场部门外是条小河,河水碧绿玉带一条。我好游泳,同行是俩女生,一位是组长,邯郸人,管吃药叫吃月。午饭后我一人偷偷跑到河边。一头钻下去,觉得黏乎乎不对动,嘴里齁咸,比海水还咸。爬上岸太阳一晒,身上掉盐面。下午问人那是什么河,回答不是河是卤水沟,就是要晒成盐的高浓度海水。组长知道了就笑腌咸鱼了。晚上睡不着,看床头有月光,有点思故乡,再看院里白花花下雪了一般,出去用脚踩踩,仍是发热的地。原来那是盐碱极大的滩地,就出这景色。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