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没有航标的文学


□ 董大中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我跟当前文学创作渐行渐远,只零敲碎打读过一些,无法形成整体认识。几年前日本“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约写一篇谈中国当前文学创作的文章,我无法应命,只好拿一篇讨论文学批评的“潜规则”的谈话充数。段崇轩新近出版的《边缘的求索》,副题是《文坛的态势及走向》,正是我所需要了解的,便仔细读了。段崇轩是脚踏实地研究新时期文学的一位学者型的批评家,他的文章扎实,有见地。他很谦虚,把自己当做边缘人。其实,他一直深入在文学的海洋里,寻找珍珠,研究洋流,探寻航路上影响船行的礁石、暗流和漩涡。在十多年前写的《走过世纪的文学》开头,段崇轩说:“我们已站在世纪之交的门槛上,回望过去自然是必要的,但更需要的是面对新的世纪,筹划一下文学的未来。历史、现实、未来,本是一脉相承的,以史为鉴,从古观今,其中自有一些共同的规律。因此,拂去历史的迷雾与尘埃,总结经验与教训,找到一些文学的基本规律(包括外在的与内在的规律),提出一些建设性的文学话题乃至构想,以建造新世纪的文学大厦,我以为倒是今天更需要做的事情。”这既是这篇文章的主旨,也是全书的主旨。本书从思潮到态势,从主题到创作手法,从作家构成到读者审美兴趣,从刊物到评奖,涉及面广,是对二十年来文学的全方位扫描,多角度透视。它把宏观描写和微观分析结合起来,具有断代文学史性质。读这本书,能引人深思,给人启发。

  如何看待九十年代以来的文学,是这本书谈论比较多的一个话题。作者把九十年代文学视作传统文学向现代文学的转型,说它克服了八十年代文学“泛意识形态化的倾向”,强调“纯文学”、“向内转”、“小叙事”、“日常化”、“个人化”乃至“私人化”,这些文学新观念有效地刺激了“上流文学”、“城市文学”的生长,适应了经济社会和现代生活发展的要求,把中国文学推向了一个更加自由、开放的境界。(第113-114页)对文学中的“大哥大”——小说,书中指出,八十年代中期以来,新潮迭起,旗号林立,各领风骚,涌现m许多引人注目的作家和作品。作者又说,跟文化形成知识分子的精英文化、带有意识形态的政治文化和民间文化三个板块相适应,小说也出现了精英文化小说、政治文化小说和民间文化小说。

  这三种小说“构成了当前小说领地里的多元动态格局。三种小说‘三足鼎立’,既相互独立,都有自己不可替代的存在价值;又相互依存,在不断地靠拢和互补中发展自己,共同构成丰富多姿的‘小说共同体”’,(第55页)与此同时,作者把文学批评分为学院派批评、作协派批评和媒体派批评,各占一分天下。作者说,“文学批评从‘一统天下’走向‘三分天下’,不再依附于某种思想和潮流,这是文学批评的一次解放。它的分流使批评本身变得开阔、细化了,形成了批评自身的多元互补,有利于文学批评的发展。”(第35页)这是对二十年来文学和文学批评的一种高屋建瓴式的总结和概括,具有提纲挈领的意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