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文化碰撞中的畸变者


□ 雷 颐

  漫话辜鸿铭
  
  不同文化间的交流是困难的,其间不乏剧烈的碰撞与冲突。而当“强势文化”与“弱势文化”相撞时,“弱者”总要更多地为“强者”所化,不仅充满锥心之痛,而且处境更为尴尬。在这样的背景下,也就难免会产生一些“畸变者”,辜鸿铭就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一位。
  辜氏言行极端,乖张怪谬,荒诞不经,在当初引来一阵激烈的抨击或热烈的赞扬后,便更多地被当作一种供人消遣的漫画式的滑稽像。然而,若将其作为一种文化现象认真对待,则于今天仍大有意义。
  辜鸿铭,字汤生,一八五七年出生于马来亚槟榔屿的一个华侨世家,其母为西洋人。他从小学英语,受西式教育,被一对英国夫妇收为义子。大约十三岁时,他被送往欧洲留学。不久他考入英国爱丁堡大学文学院专攻西方文学,一八七七年,顺利通过拉丁文、希腊文、数学、哲学、道德哲学、自然哲学和修辞学等科目考试后以优异成绩获文学硕士学位。而后又到德国、法国和意大利游学,于一八八○年回到槟榔屿,在新加坡殖民地政府任职。大约是一八八二年,他在新加坡遇到了因事来此的洋务思想家马建忠,二人一见如故,畅谈甚欢。马建忠使他第一次感受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丰富与魅力。据他自己所说,晤谈后的第三日他就向当地殖民政府提出辞呈,未等答复便回到槟榔屿家中,向家人宣布要蓄辫和穿中国服装,决意“中国化”。同时,开始严厉批评西方汉学,并曾到香港、上海和福建原籍小住,补习汉语。此后,他一直刻苦钻研儒学经典,终于烂熟于心。
  一八八五年初,精通英语、谙熟德语法语还略通其他几种欧洲语言、但就是汉字认识不多、汉语还说不流畅的辜鸿铭正式回国,入时督两广的张之洞幕,成为“洋文案”,开始了他的奇特生涯。在张府,他深受“儒臣”张之洞的影响,并成为一个比张之洞还要彻底的文化保守主义者。尽管他对张推崇备至,但却对张之洞“调和中西”的一些具体做法颇有微词。不必说,对维新派更是恨之入骨:“康、梁一出,几欲使我中国数千年来声名文物一旦扫地净尽”(《践迹》),如果变法成功,“那么世界将看到整个中华民族像一个疯子一样行动,打碎他们房中的所有家具,推倒房子,代之以纸糊的家具和假房子的可怕悲剧。”(《中国的牛津运动》)庚子年间,他作为幕僚、译员参与了一些议和谈判活动,但影响较大的,却是他用英语发表的《尊王:关于中国人民对皇太后陛下及其政府真实感情的陈述》等数篇谴责列强侵略、为清政府、尤其为慈禧太后辩护的文章,这些文章后来结集为《尊王篇》。在这些文章中,他指责列强“袒护康党”,而认为实际上慈禧太后才是德高望重、才识过人,“三十余年,盛德崇功不可殚述”,“其德足以感人,其明足以知人”。她有“多么智慧的驾驭,多么宽广的胸襟!在为我所用的方式上是多么有判别力和老练!而这一点又多么特别!”
  在随后的政治和社会剧变中,他一直坚持最为顽固的立场,甚......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