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凝固的时光


□ 殷双喜

  回顾1949年以来的中国美术发展,反映农民命运的乡土绘画始终是主流,而80年代初以四川为代表的乡土写实绘画则是一个影响深远的高峰。如果不讨论农民画家所画的农民画,那么受过专业教育的画家所画的中国乡土绘画可以概括为四种类型:1.从政治角度看乡村现实,与不同历史时期的政策要求相适应的农村题材作品;2.从人性、人道的角度关注农民的生存,这是四川乡土写实主义画派的基本内涵,这里有着富于同情心的道德观念评价;3.以乡村景象和农民形象为载体,表现艺术家的个性情感和个性语言;4.从文化角度研究乡村文化所蕴含的民族心理和精神,借鉴民族艺术和民间美术的造型语汇和符号。
  余明的油画显然超越了80年代以来的中国乡土绘画,重新发掘了一些为人忽视的东西,他的作品在乡村景象的描绘中超越了具体的物象写实,浓缩了更为宏观的文化内涵,在新的层面上回到生命的底蕴,不再满足于民俗、风景的再现,而是在人与自然的历史性依存关系中进入对现代人生存状态的思考,从而使他的作品获得了现实与历史的意义。
  在余明较早一些时期创作的《人与泥巴墙》系列中,暖灰色的泥土墙成为主要的描绘对象。他画中的灰色既是多种色彩的混合,也是多种人生感受与视觉经验的混合,更是一种时间与历史的混合,画面因为这种混合而显得沉稳与凝重。
  而在近期的《大地上的人影》系列中,村庄成为平面上的线性轮廓,失去了物质的实体感觉,成为一种主观的构图而非现实的再现,是现实已被画家过滤还是现实只是一种有关未来的理想而从未实现?
  以《白色的庄严》一画为例,天高云淡,你几乎感觉不到云的存在,画家追求的不是景色的丰富而是心灵的澄明。画面上凝重而高贵的白色肌理,将远山融入一种黎明的晨雾之中,这是城市中难以见到的梦幻般的境界,它其实是在画家的心中生发的,它已不再是某一个边远地区的自然景观,而是画家心灵中的视觉呈现。我们可以看到画家心静止水,从容面对画布研究最为贴切的表现语言。可以这样说,画家在画面上制作肌理的过程也是自我心灵的探索过程,触摸肌理就是触摸自我的心灵。
  在余明的作品中,人物作为永恒的生命符号,像雕塑一样静静地伫立在村庄中,与那些泥巴墙和村头的树木一样,成为西部自然景观的一部分。时间在这里凝固,转化为空间的永恒,人与大地融为一体,他们以一种民族的永恒延续,超越了个体生命的有限性。画家运用简洁一致的技法和色彩表现画面上的形象,喻示着大自然与生命的永恒一体。
  以《大地上的人影-3》为例,画家没有描绘人物的面部与体态特征,他们只是一个符号,作为大地上的路标,衡量着大地的存在。画中的人物有时会站在墙头上,在平静中给我们以心理上的突兀感。大多数情况下,人物则是静静地站在那里,眺望画面的深处,于无声处弥漫着一种难以言表的对远方的企盼。你难以从余明作品中的人物身上找到个性化的表情和动态,他们已经成为一个标尺,一个测量土地与文明的标尺。像美国画家怀斯一样,余明的画面中有着强烈的孤寂感,这种孤寂感来自于他画中独特的光影处理,有时他以强烈的光影对比,让我们的理智在惊奇之中产生晕眩,陷入深深的疑惑和反思。有时他又将光影的对比化为笼罩画面的一片朦胧,表达了一种凝固的时光与无尽的思绪。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