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走出器乐欣赏的误区


□ 李庆丰

文章编号:0257-5876(2005)09-0151-02
黑格尔说:“审美带有令人解放的性质,它让对象保持它的自由和无限,不把它作为有利于有限需要和意图的工具而起占有欲和加以利用。”(《美学》第一卷)因此,器乐欣赏作为审美活动,必须注重音乐作品的自由性和无限性。然而,在我们普及器乐欣赏的过程中,却存在着许多误导倾向。
最典型的例子是那个千百年传诵的“高山流水觅知音”的故事,弹琴的伯牙因为打柴的子期能从自己的琴声中听出“巍巍高山”和“潺潺流水”,遂将他视为知音,后来子期故去,伯牙便摔了自己心爱的琴,因为没有人再能听懂自己的琴声。其实,那只是一个美丽的传说,但这个故事给器乐欣赏带来了一些不正确的导向和暗示:缩小了音乐的内涵,强化了器乐欣赏中的内容要素。笔者试图从器乐欣赏的一般规律入手,谈谈自己的一些浅见。
音乐的两大门类——声乐和器乐,在一般意义上我们统称为音乐,但是跨进音乐的门槛,就明白两者有着很大的不同,它们的分界线就在于语言的作用。在声乐中,语言所传达的信息使我们可以有一个具体的概念化的东西,它可以使我们的思维指向有着一个明确的方向,是“东”不是“西”,是“人”不是“物”等等。笔者对大学生的调查表明,他们对声乐作品的欣赏还是挺在行的,比如说到《我爱你,中国》,大家对于“我爱你青松气质,我爱你红梅品格”等乐句是耳熟能详的,知道从文学的角度看,这是一组排比的句子,音乐上是递进的意思(专业用语叫模进),如果单纯去朗诵这组句子,肯定没有用音乐的这种“递进”给人的感觉更加带劲、过瘾,还有后边的“啊”,朗诵哪有歌曲高潮高音的自由抒发带给人的体验更丰富呢?
声乐作品的欣赏能听懂,能明白其内容,是因为有歌词的参与,歌词的语意性诉诸人的感觉是明明白白的,无论你写人,还是写景,写物,写悲哀,写欢娱,都能让人一听就知道。而音乐的“递进”、“高潮高音”、“自由抒发”让语言插上翅膀,使欣赏者进入了一个更为广阔和丰富的天地。
但在器乐中,语言的指向作用便没有了,只是一堆音响有序的组合。音响的这种有序的组合,相对于美术而言,不具备空间的造型性;相对于语言而言,又不具备语义性,这就使得器乐在本质上不能表达视觉的造型性和语言的概念性等内容。我们在器乐中使用的思维方法是有别于声乐的。
就器乐的产生来说,其应该是声乐的表达到了穷尽的时候才出现的,平时所说的“语言的尽头是音乐”就有这方面的意思。
明白了器乐产生的条件及它在表达人的情绪方面的独特作用,我们就可以说,欣赏器乐作品时,不要着力指望从中听出形象、思想来,只要听觉随着音乐的时间过程连续推进,情绪上能够随着音乐的各种变化而有响应的感觉,就是进入欣赏的自由天地了。
在对学生做调查时,他们解释听不懂音乐的理由是“自己没有这方面的专业知识和专业技能”,他们同时也会说“爱因斯坦懂音乐,是因为他会拉一手好琴,列宁懂音乐,是因为什么呢?没见资料上有列宁会某种乐器的记载啊”。可见,他们把音乐视为高不可攀的东西,客观上造成了普通人与音乐欣赏活动的疏离,为普及音乐欣赏增加了困难。李斯特说“音乐可以不做任何外力而直入人心”,指的就是音乐作为一种最为抽象的艺术,可以跨越技术层面的障碍,更为直接地达到最后的目的。如果一个音乐专业之外的人,在音乐欣赏过程中,确实能随之有情绪的各种波动变化,并深深地爱上它,那么就完全可以说自己是懂的——因为能够体验音乐,这是欣赏的关键。音乐之所以能够提高人的想象力和创造力,最本质的原因就在于这种最纯粹、抽象的艺术,在欣赏理解时具有不确定性、多解性,欣赏者可以从不同层面上去体验,去理解,在神奇的音乐世界中感受自己生命的律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