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变性人马努埃拉


□ 周 薇

作为人投胎来到这个世界上,原不是我们的主意。是男是女的主动权亦不在你我。科学证明(科学算老几?)是染色体的事情,由X和Y说了算。
那么, 谁又控制着X和Y?
我固执地相信,宇宙中有一个神秘的力在像玩沙盘一样决定着人间的一切,无所谓他是不是叫上帝。OK,上帝年纪大了,有时犯糊涂,有时乱开玩笑,他会把男孩子的标签贴到女孩子身上,然后赐她下凡,叫她体会双重人生。
《霸王别姬》里,张丰毅对张国荣说: 蝶衣,你真是不疯魔不成活啊!因为蝶衣在戏里戏外早已当自己是 “女娇娥” ,可是人家看他的标签,分明又写着: 你是男儿身。
金星,那个从男到女成功变性的舞者说: 上帝在我的性别上犯了一个错误,我要纠正它。
我的邻居马努埃拉,也要纠正上帝的错误。30年前,也许是40年前,马努埃拉还是西西里岛上一个保守家庭里的清秀男孩。可是马努说,男生的那一切让他恶心和恐惧。心底里,他实在觉得自己是个女孩。他逃出西西里,来到一切皆有可能的罗马。罗马并没有对他表示过多的温情。迫于生活,他将自己装扮了一下,披上闪光的外衣,走上午夜的街头。夜是狰狞的,迷离的,暧昧的。夜里,有买笑的男人,偏喜欢迷失在性别混乱的荒诞剧里。那些年,恍恍惚惚,似真似幻。攒了些钱后,马努开始大规模的手术,并服用大把大把雌激素含量很高的药物。他基本上变成了她。苗条,性感,披肩的卷发撩人。只是开口的时候还是男人的嗓音,因为男人的尘根未除。马努说,那些找上她的男人,喜欢的就是这份雌雄同体的刺激。
后来,马努遇到了一个情人,一个肯照顾她的生活让她离开街头的男人。他帮她租了我们社区的一间半地下室,
我第一次见到马努是我刚搬来的夏日午后。男友帮我把行李一件件搬下车。
打量这个社区,前后三幢小楼,花木扶疏,温馨玲珑。几个小孩追逐嬉戏,几个妇人停在树下闲话家常。一个低沉沙哑的嗓音吸引了我。我看到一个身穿白色连衣短裙的女人,像许多意大利女人一样,她有着近乎古铜色的肌肤。那裸在浓郁阳光里的脸、胳膊、长腿,在白裙子的映衬下让人不禁想到白色沙滩上搁浅的棕色漂流木。夏天的气息就这么挡不住地从她的身上散发出来。天热,一头长发随意地绕几绕,松松地用卡子别在脑后,有几缕别不住,卷卷地、懒懒地垂下来,几分斜在脸上,几分斜在肩上,女人味十足,是个懂得装扮自己的女人。脸上画了精致的妆,稍稍浓了些, 却好像也只有这样的妆才压得住那醒目的五官和清晰的轮廓。脖子上环了细细一条银链子,一个无色透明的方坠儿垂在下面。耳坠是同种款式的,只是比脖子上的坠儿小些罢了,晃啊晃的,俏皮又别致。再看手腕,套了叮当作响的一排细金属镯子,沉潜的暗金色,抬起手差不多十来条争相朝手肘滑去,碰撞出一串细碎的脆响。修得短短的手指甲涂了淡棕色的豆蔻。现在, 一缕青烟掩映着那淡棕色, 豆蔻的主人一边吸烟,一边朗声说笑。她的嗓音低沉沙哑,许是烟抽多了吧,我这么想着,却又听出了那声音里的风尘和沧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