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野草疯长


□ 裘山山

  有个人在网上说,他虽然喜欢下棋,但还是有几种棋是不会下的。他这么说,以我的理解,那就是他大多数棋都会下。我就回帖问他,你大概是不会下国际象棋吧?他说对,我不会国际象棋,我的围棋也不行。接着他又写道:其实我连跳棋都不会。有个人和我一样感到好笑,发问,那你会下军棋吧?我估计问的时候,已经有些嘲讽的意思了。只不过帖子上看不到语气。不料这个人说,军棋我也不会。那算什么棋啊。游戏而已。
  搞了半天,他只会下象棋,中国象棋。其他一概不会,连五子棋都不会。他可真敢说,我还会下五子棋呢。
  我上去给他来了一句,我说你可真敢说。
  他说,我吹了吗,我说的都是实话啊。
  仔细想想,他真的没吹。他说他有几种棋不会下,没超过十种的,都可以说几种。从字面上看,他一点儿没错。他又没说他会下几种棋。有意思吧。
  所以我跟你说,我有几国语言是不会的。也不是乱说。我不会德语,法语,俄语,日语,意大利语,其实我的英语也一般。我没说错吧,我是有几国语言不会啊。你笑什么,我说错了吗?我没有说我会几国语言,我说的是我不会几国语言。呵呵。
  上面这段话,是松林跟我聊天时说的,别看我在笑,却是一点嘲讽的意思都没有。他怎么那么有才啊,那么与众不同啊。真让我佩服。我还是第一次遇见像他这么有意思的男孩子呢。
  我和松林是很偶然认识的。我在美容院上班,给有钱的女人洗脸按摩。美容院是个女人云集的地方,老板是女的,工作人员是女的,顾客也全是女的。几乎闻不到一点儿男人的气息。虽然收入不错,工作强度也不大,冬天暖和夏天凉快。但我们十几个小姐妹还是不大安心。具体表现在,每隔十天半月的,就会消逝掉一个小姐妹,替补上一个新人。
  我却没打算消失。我是十几个姐妹里做得最好的,每个月奖金拿得最多,好多顾客都点名要我做。当然我也是姐妹里年龄最大的,她们高兴的时候叫我大姐大,不高兴时叫我大姐。我计划辛苦两年,攒一笔钱,然后回到小城去,做我想做的事。
  我已经二十五了,我得考虑安定的生活了。
  但事情忽然起了变化。这天上班时,我的电动自行车坏在了路上,我急得不行。该我上早班,迟到了老板会生气不说,还会扣分。有个顾客已经约了我早上9点来洗脸。
  我吃力地推着车往街沿上那个修车铺子走,一个倚着自行车喝可乐的小伙子看到了,眼神有帮忙的意思,中国人还不习惯像外国人那样随时说,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吗?其实他心里想帮的。我就朝他笑,主动开口说,能帮我推一下吗?
  他扔掉手上的可乐瓶子走过来帮我,把车推上了街沿。
  我就这样遇到了松林。
  他问,怎么了?
  我说好倒霉啊,我急着上班,车坏了。
  他说,你在哪儿上班?我告诉了他。他说,你先骑我的车去吧,等修好了,我骑到你单位来换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