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散文:公共空间的个人言说


□ 古 耜


在许许多多有关散文的界定中,我特别看中这样一种表达:散文是公共空间的个人言说。而之所以如此,倒不是因为这样的表述包含了多少学理的更新与突破,以致最大限度地切近了散文的本质;事实上,就立论的图式而言,它和若干关于散文的界定一样,只是选择了一个特定的视角,对散文一体进行了尽可能简约的阐释与规范。然而,就是这简约的阐释与规范,却把散文之所以是散文的两大要素——“个人言说”与“公共空间”,自然而又巧妙地联系到了一起,并在这种联系中清晰地凸现了此二者之间存在的互为条件和互为制约的辩证关系。应当承认,这为我们从理论与实践的结合上理解和把握散文,提供了一个新颖而且颇有意义的启示与参照。
毋庸置疑,与中国古代散文强调“宗经”、“载道”有所不同,一切现代散文(包括杂文随笔),都必须是一个独立自足的精神世界,一种高度个人化的心灵言说。关于这点,中外名家、哲人留下了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论述。譬如,法国随笔的创始人蒙田一再写道:“我所描画的就是我自己”。我所坚持的是“表现自我”的个人主义。日本学者厨川白村亦认为:在散文随笔中,“比什么都要紧的条件,就是将自己个人底人格色彩,浓厚地表现出来”。同样的问题到了郁达夫笔下,则变成了被后人屡屡称引的著名论断:“现代散文之最大特征,是每一个作家的每一篇散文里所表现的个性,比以前任何散文都来得强。”至于散文何以必须是个人的言说,其答案似乎亦不出认知的常理——植根于“王纲解纽”,思想启蒙历史土壤之中的现代散文,只有高扬“个人”的旗帜,才能不断破除封建社会遗留下来的种种禁锢,充分展现一个民族的精神生机和一个时代的心灵诉求,从而形成一种蓬勃、强健的内在生命力,最终作用于历史的前行和人类的发展。而这里所谓“个人”的旗帜,应当包括个人的思想、个人的性情、个人的眼光、个人的趣味,以及个人的语言和风格,一言以蔽之,它应当是一个真实“自我”的审美化呈显,是作家丰邃而鲜活的“自叙传”(郁达夫语)。
现代散文呼唤强烈的个人性。但是,对于这种个人性,我们又不能理解成全无限制的性情挥洒和绝对自由的内心宣泄,这里,一个十分重要且显而易见的事实是:在现代社会里,散文家的个人言说只有进入以报刊为媒介的公共空间,才能全然凸现它所特有的个人性,也才能真正产生它所应当产生的意义和影响;换句话说,以报刊为媒介的公共空间,已经成为现代散文家个人言说既难以摆脱,更无法回避的外部条件和社会背景,是他们只能正视的创作前提。正因为如此,在我看来,现代散文家在展开个人言说时,必须充分考虑和认真审视自身所处的公共空间,必须从所处公共空间的性质、特点和需求出发,不断调整自我言说的内容和形式,不断校正自我言说的思路和取向,不断优化自我言说的格调和质量,努力使个人化的言说在与公共空间的沟通、交流、对话乃至撞击中,获得广泛而深入的社会效应。简而言之就是,散文家的个人言说,必须有益于公共空间的建设。明白了这一点,我们就懂得了。当年极力倡导表现自我的蒙田,为什么要把这种自我表现限定“在公共礼法所容许的范围内”。也就懂得了作为一代文学宗师的鲁迅先生,为什么既认同用小品文来表示“小感触”,又反对把小品文弄成“小摆设”,而主张小品文最终揭示“时代的眉目”和“中国的大众的灵魂”。
值得注意的是,近些年来,由于消费主义的裹挟和后现代思潮的影响,相当一部分散文家,在对个人言说和公共空间的认识与把握上,出现了重前而轻后的偏差。不少散文作品沉浸于身边趣事,一己悲欢的复述之中,其字里行间琐琐碎碎,唠唠叨叨,虽不乏内在的真性情,但终缺少人类的大境界,大悲悯,其结果是使个人言说完全游离于公共空间,使散文作品陷入了“杯水风波”和病态自恋的泥淖。为此,我想呼吁这些作家,一定要将个人的小天地置于社会的大背景之下。因为“人是最名副其实的社会动物,不仅是一种合群的动物,而且是只有在社会中才能独立的动物。”

(马克思语)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5年第07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