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狗疯子


□ 金 容

狗疯子
金 容

搬到这幢位于江边的楼里,我第一个看见的人,就是他。我拎着不多的行李,他举着个小脸盆般的大碗,我们在楼前走道上相遇。
我吃了一惊。
他极瘦。瘦得大可走进博物馆,成为给正确定义“皮包骨”的标本。与他嶙峋的瘦不相称的,是他堪称鲜活的表情。看到我,他站住,眼睛眨巴着好奇打量我,突然冲我咧嘴一笑。身穿一套脏得不辨颜色的迷彩服的他,这一笑,如同一截瘦小枯干的老树桩,在春天裂开了一条缝。
微笑应说明友好。可他的微笑与我常见的那种不一样。到底哪里不一样,我一时间又说不上来。看着他的笑容,我心里莫名其妙有些紧张,很是尴尬地点了点头,没敢和这人多说什么,赶紧走了。
晚上躺在陌生的天花板下,我不由得又想起了他。回响在我耳边的,是我那些衣着整洁表情正确的邻居们的声音。
邻居们说,他是“狗疯子”。
我初时不解,半晌方才明白:疯狗,是疯的狗;狗疯子,是疯的人。
“你别看他这样,当初还是个中学老师呢!啧!那时候……后来谈恋爱,谈了几年还是把女方谈走了,他就疯了,天天和狗为伴。”
叶婆婆和我同住三楼,公用同一条走廊,她最为热心,整理这“狗疯子”的资料也最为翔实。
据叶婆婆说,狗疯子吃饭是狗吃好的,狗疯子吃差的。若煨了排骨汤,绝对是狗吃肉而狗疯子喝汤。某天,狗疯子又给狗送去了做午餐的瘦肉面后,正端着自己的饭碗津津有味地吃着点白饭就腐乳,狗突然呜呜咽咽地叫了起来。狗疯子奇怪,连自己的碗也未来得及放,就急急忙忙去看望狗。却见狗立起身,不停地轻轻用嘴拱着狗疯子的饭碗,然后又对着自己的午餐哼唧着。如此反复再三,狗疯子突然明白过来:原来狗是感激于自己给它们吃得太好!狗疯子当下抱住狗,嚎啕痛哭……
据叶婆婆说,狗疯子晚上一定要在狗的旁边,闻到狗的气息,才能睡着。某次打狗行动中,狗疯子的狗被派出所抓了去,狗疯子竟然整整一晚上守在派出所门外,感动了早晨提前上班的派出所所长。狗终于安然无恙。且狗疯子因祸得福,和派出所所长成为莫逆之交。从此大小的打狗运动,就再也没能奈狗疯子如何……
据叶婆婆说,狗疯子曾经有点钱。他的钱不存银行,大大小小全是现金,放在家里。因住一楼,房内潮湿,所以一年中,总能见他晒一两次钱。捡个无风的艳阳天,狗疯子就把那一小扎一小扎的钱,拿到树林里摆放整齐。然后,狗疯子眯着眼在一旁抽烟,而狗们忠实守卫——它们是绝对值得信任的,不存在任何监守自盗的嫌疑。不过在狗疯子的女儿买房后,这景观再不复现。狗疯子只能晒人,晒狗,晒影子,再无钱可晒……
住的时日长了,我才发现,关于狗疯子与狗的故事,在街坊邻居口中流传着无数片段,无数版本。叶婆婆的只是其中一种。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