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守望宽容(点评)


□ 魏润身

初涉文坛的汪丽娅怀着宽容、善待的心态,回望难忘的知青岁月的———清泉石上流,流淌的清泉过滤了生活的艰辛与困苦,留下的是漾满视野的清新与真纯。
小说中的主人公“我”是作为一个“可以教育好的子女”,被“垃圾下放”到农村的,她“内心空空”,两眼茫然地登上了远行的卡车,“沮丧”、“灰暗”当然是心境的唯一。但是,接下来我们在通篇小说的徜徉里,感受的却是“麦香沁肺”、“绿缎起伏”、“灯火闪烁”、“邃远星空”……“垃圾下放”之后的“我”竟然知觉出张家湾的这么多美好,为什么?———真纯与宽容。
二十多年以来,知青小说断断续续时有峥嵘,但或多或少都会带给我们一些沉重。汪丽娅的《请泉石上流》却不,它使读者清爽并缅怀,还和作者一起涌起丝丝缕缕的眷恋,那又黏又香的粥、田野里的《沙家浜》清唱、稻草垛里的温热与金黄、宁静月夜下的打谷场……如诗如画,往事如歌。中国农村生活的贫瘠、当年知青生活的艰苦似乎都没有给作者留下什么印象,反而是天籁自然、单纯简陋、民俗民风给她烙印上记忆的强烈。这一切都不是矫揉造作所能为之的———宽容,宽容生活宽容同类宽容时代宽容历史———除非涵盖下流、卑鄙、龌龊、肮脏的罪恶宽容不得,我们宽容不得什么?宽容源于善良、善待、同情与人类最伟大最无私的———爱的情感。其实,一切文化创造者的爱大多表现在对人的痛苦与不幸的同情之中。小说的主人公身处困苦的环境却不知苦不觉苦,在于她与张家湾的农民息息相通、心心相印,正如卢梭所言:“爱我们的同类,与其说是由于我们感到了他们的快乐,不如说是由于我们感到了他们的痛苦;因为在痛苦中,我们才能更好地看出我们天性的一致。”三十年多前的张家湾,工分不到两角钱,同样是中国农村贫苦拮据的艰辛缩微,融入其中的“我”竟然没有表现苦难感知困苦,全然是她爱心的化入,所以在作者笔下,反而活跃着金凤、桂英、腊梅、老队长的真实与生动。腊梅的泼辣与正义;老队长的能干与“本事”,使读者感知到这就是特定环境下的原生态,他们是浮泛着土腥味泥草味的中国农村男女的本色。这些原生是优是劣是好是坏是对是错,没有任何判断的主观,一切由人嗅着土腥去品味。
在塑造人物上,作者却有着自己的认知,不去判断人物,只赋予他真实。故此,小说对老队长便有了这样的描写:老队长浓眉大眼,中等身材,平日喜着一身浆洗干净的白衣黑裤,挑起担子,敞开的对襟大褂随风飘动,潇潇洒洒,活脱电影里的正面人物……老队长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对他的认知作者交给读者了———原生态,原生态的东西全靠我们去思忖,去咀嚼。
综观《清泉石上流》,被宽容的知青生活与张家湾的乡亲融为了一体,那是相互的理解、善待与同情,只有宽容他人的人才能感悟爱的回报,才能感谢大自然的恩赐与生活的赋予,回顾那一段休戚与共的日子,宽容怎么能够轻易割舍;今日的自我缺失了心态的宽容,往日的回首又哪里能觅到温馨?守望宽容,需要始终如一的爱心。
其实,小说留给我们诸多原生态的质朴、清新与真纯就足够了。至于在小说意蕴、趣味、灵动、机巧、驾驭上,还存在着表述、细节、运筹上的稚嫩———我们不必苛责也该宽容———处女作无须篇篇发轫,即使名家,如今又有多少发轫之作呢?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