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探亲记


□ 鲍尔吉·原野(蒙古族)

  去年夏季,我在天安门广场边上一家旅店小住。时逢周末,友人老马来玩,他由沈到京取装备。

  说话聊天到后半夜,老马说去广场转转。夜静无风,天空像琉璃一般深蓝。老马说去地下通道,没准儿能碰见奇人。

  我们进入东北口地下通道。

  来自祖国各地的旅人,各式衣衫,各种相貌,大都在地上铺一张报纸睡了。一个外国女孩抱吉它,小声吟唱民谣。

  “你看。”老马指一个小男孩儿。

  小孩儿八九岁,靠墙坐着,怀抱破纸箱。他眼睛咕噜噜转,非但没睡意,似更警觉。

  老马身材魁梧,却是娘子心肠,关心他人疾苦。

  “孩儿。”老马蹲下问,“在这儿干啥呢?”小孩儿摇头。

  “你饿不?渴不?你等谁呢?是不是找不到大人了?”

  小孩儿连头也不摇,扭过脸。

  老马站起身抖手:“你看看,这怎么整?”他迈大步走了。一会儿,捧来不知在哪儿买的矿泉水、面包和火腿肠。

  小孩儿盯着肠,但不吃。

  “怎么整?”老马说,“吃吧,没毒。”

  小孩儿用脚尖轻轻把食品袋往外推。他穿的半袖衫已褪色,带窟窿眼儿,球鞋也带窟窿眼儿,脸蛋黑红,头发像松针竖立。

  “吃点啊,孩子。”老马劝。

  我说:“坏人在矿泉水和面包里下蒙汗药,吃完就让人扛走卖了。”

  小孩儿点头,表示正这么想。

  老马哈哈大笑,拧开瓶盖儿,喝一口;面包和肠都吃了一小口儿,说:“放心了吧?”

  小孩儿摇头,这回是不好意思。

  老马突然想起,从兜里掏出警官证,说:“孩儿,我俩都是警察,不会害你。”

  小孩儿伸出手,摸警官证凸出的铝制警徽,放下破纸箱,狼吞虎咽一通猛吃,水喝干。

  老马看小孩吃,痛惜地说:“你看看,饿成这样。慢点吃。咋整的?”

  小孩吃饱喝足,抢过老马的警官证把玩,有问必答。小孩叫虎子,辽宁本溪人,小学三年级,放假进京探望父母。父母都在北京当民工。

  回旅馆,我俩入睡。似睡非睡之际,我被老马推醒。他说:“虎子为啥在地下通道过夜?”

  我答:“不知道。”

  “看升旗仪式,看完找他爹妈。对不?”

  “对。”

  “上哪儿找去啊?”老马很冲动,“这么大个北京,对不对?马上就升旗了,我找虎子去,你去不?”

  我谢辞,对老马的热心很敬佩。

  晚上,约摸到十点钟,老马回来,带几分醉意。他像东北农民一样把腿盘在床沿儿,对我说:

  “你不去可太遗憾了。我找到虎子,我们俩一起看了升旗仪式,开我那个吉普找他爸。费的劲就不说了,在望京二十多个工地其中的一个找到他爸。他爸姓许,在那栽草皮。人家爷俩到一起唠啥?感人哪!雨水、庄稼、学校的房子、路、桃子生没生虫,还有家里的大狸猫。虎子有妹妹,五岁,来不了,给他爸画了十张画——家里没相机,用画代替——有狸猫、房子、玉米、谷子,把老许看哭了,眼泪哗哗落。虎子给他爸的礼物是啥?你猜猜。你别猜了,猜不出来,是他奶奶缝的狗皮护腰。三伏天给人捎护腰,怕风餐露宿得风湿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