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叶广芩动物小说中的生态意识


□ 唐长华

●唐长华

  叶广芩,满族作家,叶赫那拉氏后人,高中毕业后作为知青落户陕西,以描写满清贵族后裔的家族小说成名。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新世纪初,叶广芩结合自己在秦岭大山深处挂职锻炼的经历,写出了纪实散文集《老县城》,以及《老虎大福》、《黑鱼千岁》、《猴子村长》、《熊猫碎货》等一系列动物小说,这些作品是中国当代生态文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叶广芩动物小说的生态意识突出体现在其生命关怀意识上。这种生命关怀,在其作品中既体现为对猎杀野生动物、传统食文化的批判,又体现为对民俗文化中人与动物亲缘关系、对动物的敬畏意识的表现上。

  一 猎杀动物、传统食文化批判

  叶广芩的动物小说具有强烈的批判性。其小说对猎杀野生动物、传统食文化中人类对待动物的恶行深恶痛绝。

  《猴子村长》、《老虎大福》等小说描述了我国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人们对野生动物的残酷杀害。《猴子村长》写到六十年代大饥荒时,几个村的村民们联合起来,围攻金丝猴,准备食其肉、卖其皮。他们疯狂砍树,在砍光几个山头的树后,把猴子围在一个小山包上,最后展开血腥的人猴大战。八十年代,因为动物园的需要,村民围捕六只金丝猴,同样导致了数只金丝猴的无辜死亡。《老虎大福》写的是六十年代最后一只华南虎被猎杀的历史场面,“乱枪齐射,大福一个踉跄,在半坡停顿了一下,在那刻的停顿中,人们清楚地看到了大福那双清纯的,不解的,满是迷茫的眼睛……”。历史是一面镜子,照出了人类中心主义的残酷与无知。“是上苍注定了他们几个要听到大福这一声告别吗,他们的后代子孙,后代的后代,永远永远的听不到这种声音了,听不到了……”这种历史缺憾,是无法弥补的,是人类心中永远的伤痛。

  叶广芩对中国人的吃文化特别是吃野生动物极为反感,她曾说:“中国人的特点是,遇到任何物种,首先被刺激的就是食欲,这实在是一种陋习,我们应该更改的陋习。”据说一次到福建参加笔会,主办方请她吃清蒸中华鲟,她就坚决不从,相当和善的她还发了脾气。在《狗熊淑娟》、《长虫二颤》等小说中,她对人类源远流长的食文化提出了控诉,“人的嘴,是万恶之源。人的嘴,是动物的坟墓。”淑娟本是一只通人性的狗熊,人类社会回报它的却是无止境的厄运和折磨,在它发狂伤人后将之投入汤锅,做成所谓的美味熊掌,且看“被扔回盆内的已经半熟的熊掌,将那惨白的趾爪触目惊心地指向苍天,掌心弯曲,划出一个惊异的问号。这只脚爪兽与一个通人性的牲灵相连着,它无数次地由栏内伸出,向人们传达着它的温情、它的喜悦和它对人的无限依赖与情爱……它何曾料到,它的掌爪还会以另一种形式出现在滚热的汤锅中,被剔骨拔毛,成为佳肴送入它所爱的人的口中。”作者激愤的感情从字里行间洋溢出来,令人动容。

  叶广芩还从切身感受出发,对圈养野生动物提出了自己的看法。面对一只被圈养在铁笼子里的大熊猫,“我看到了黑眼圈包围的小眼睛,那种冷漠无望的眼神是我永生难忘的。因了这双眼睛,我开始反对将任何野生动物圈养起来,我对周至的大熊猫抢救中心和卧龙的大熊猫养护中心没了一点热情。以后我不到任何动物园去,我怕接触那些被圈养的野生动物……”在小说《狗熊淑娟》中,她以狗熊淑娟的命运,全面演绎了人对动物的抢救——圈养——租赁——展出模式,以及最后成为人类盘中餐的结局。现在人们常常从经济利益或动物观赏出发圈养动物,实际上仍是人类中心主义观念在作祟,没有把动物当成平等的生命看待。

  二 生命亲缘、敬畏生命意识

  较之其他作家,叶广芩很少以动物的叙述视角来写小说,如陈应松《豹子最后的舞蹈》,即以最后一只豹子的所思所想,写出了豹子的爱恨情感和最后死时的不甘。叶广芩的小说虽然从人的视角进行叙述,但她选择的叙述人比较特殊,或者是天真儿童(《老虎大福》中的二福),或者是沧桑老人(《猴子村长》中的村长父亲),或者是富有爱心的女性《熊猫碎货》中的四女),或许这些社会边缘人物更能体会到动物的内心,更容易建立人与动物的平等友谊。

  生命关怀意识是一种人与动物的生命一体意识。叶广芩的动物小说描述了陕西民间大众视动物为兄弟的生命亲缘意识。在陕西民间,民众对生命极为敬畏,以动植物为“大”,山里人“头生孩子从不称‘大’,长子都从第二开始排,把第一让给山里的大树、石头、豹子、狗熊什么的,都是很雄壮、很结实的东西,跟在它们的后头论兄弟,借助了它们的生命和力量。意为好养活,能长命百岁。这一地区的孩子每人都有属于他们自己的‘杨树大哥’、‘豺狗大哥’……”在叶广芩的小说里,动物都是活生生的生命存在,它们大都有一个名字或昵称,如老虎大福、狗熊淑娟、熊猫碎货(小家伙)等,这种命名方式也是周至县山地民俗。在《长虫二颤》中,颤坪的人从来不叫蛇为长虫,而是将之变音为“颤”,在他们眼里,“蟋蟀可以叫虫,屎巴牛可以叫虫,牛蝇子可以叫虫,蛇怎么能叫虫,蛇是有灵气的东西,是老山神门板上的锁链,是老百姓避邪的五毒之一。长虫坪的人对长虫是敬而又敬的。”他们爱生护生,即使为了救人取蛇胆,过后必在其腹部敷上龙胆草,将之放生。挖掘、弘扬民俗文化中的生态意识应是当前生态文化建设的重要方面。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叶广芩动物小说中的生态意识”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