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似此星辰非昨夜


□ 康启昌

听宾馆老板说,门前的交通车直通大东海,我就下定决心了。旧地重游,前天,我已经去过了“天涯海角”,昨天休养生息,今天必须去看大东海。这是我多年的梦想之一。

我躲过下午3点——一天当中最热的时间,4点出发,挎着必须随身携带的小皮包,撑起不能不带的小阳伞,刚到站台,车就来了。我心说,你在暗中支持我,你给我力!下车的时候,太阳虽说偏西了,但紫外线的毒舌,烽焰不减。它考验我的意志,检测我紫外线过敏的症状。我没怕,我拿出了女儿塞在我的小皮包里的防晒油。找一棵椰树,坐在下面。脸、脖子、胳膊、小腿,凡露在外面的皮肤全部抹上。然后奔向第一个目标——金陵度假村。那是二十年前你和我带着女儿住过的地方。那里有我们第一次住五星级宾馆的体验。一切都那么高档、奢侈,陌生。化妆品都是什么什么呀?一次性?就是说,这些东西今天都可以用完,明天还有。牙刷也天天换吗?哦,这是什么?服务员说,这个要付费的,你们最好别动。我急忙跟上一句,我们为什么不能动?服务员不屑回答,转身走了,后脑勺的马尾辫甩动着轻嘲。两个“老土”非要弄明白不可,及至看明白了,我们俩捂上嘴巴一阵狂笑。你揶揄我,模仿我的腔调:我们为什么不能动?我嗔你一眼,摆手示意,不让女儿听见。那种神经兮兮,生怕出乖露怯的样子,真像刘姥姥一进大观园。那时的金陵度假村,气魄非凡。现在可好,高楼林立,大厦摩天。它被后来居上的事实,降低了身份。周围好几座大厦都是外国人开的,特别是俄罗斯人竞相投资。这是一位出租车司机告诉我的。我信,因俄罗斯地处寒带,找个热带气候度假,那是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啊。我们东北人,特别是黑龙江人,在三亚买房,租房,在三亚开公司、工厂、宾馆、饭店,经营各种生意的人,纷至沓来。随之而来的“候鸟老人”摩肩接踵。三亚湾海滨的椰林沙滩,每至初夜,都聚集着几百只 “候鸟”,他们见面就熟,不用记者采访,自报家门。我是绥化的,离哈尔滨不远。我是阿城的离哈尔滨很近。我刚来那天认识一位比我小5岁的老太太,住在哈尔滨市中央大街喇嘛台附近。身患关节炎、气管炎多种北方常见病。每年10月来,翌年5月走。儿子乘飞机接送,儿子在三亚有朋友,有股份。他娘把三亚的景点,除了文昌,全走遍了,动员我:“想去文昌不?宋庆龄、宋美龄、宋氏三姐妹的祖居。我可以陪你去。”怎么去?“就说买房子,去看房,坐车不花钱,不买,也没有关系。”八年的候鸟生活,使她整个儿变成个三亚通!

走出宾馆,漫步海滨。太阳还挂在西天,只是热度稍减,微风送来温凉,感觉找到了。二十年前,我们来时是农历的腊月初八。在沈阳,那是“冻掉下巴”的季节,在三亚“白天热得发蔫发苶,傍晚才能抖起精神”。我收起小伞,找一张沙滩椅半坐半卧,头上椰树的大巴掌轻轻律动,向我颔首。我立刻接通了关闭20年的网络,开始了无声的语音聊天。先是闭上眼睛,静下心来想,能想起那首诗吗?想起来了。他叫李益,唐代著名的边塞诗人。怎样开头?想不起来了。再想,慢慢想,终于想起了它的颈联:“开门复动竹, 疑是故人来。”这开不开门,也就罢了,我要的就是这一句:“疑是故人来。”好像还有一首歌 也有这句歌词,是梅艳芳唱的,罗大佑的词:“断肠字点点,风雨声连连,似是故人来。”现在应该是你唱,你喜欢罗大佑的词曲,喜欢梅艳芳的磁性的音质,却不喜欢她用粤语演唱。你会不会想到,沙滩椅上蜷曲的老太婆竟是你日夜牵挂风雨断肠的故人呢?我敢不敢问:故人,今夜,你能来吗?你是不是躲在哪一棵椰树的后面,偷偷地望着我?岁月的浪花卷走了我脸上残留的青春,我已不再是我了。你不会认不出我吧?我摇头,双手抚面,不让头上那只大巴掌看见我潮湿的眼睛。我知道,你不能来,我来了,我来等你。你忘了,你坐在我前面的沙滩上,撮起一捧细沙,洒在自己的脚上,细沙好比流水,你用手搓洗你那两只熊掌似的大脚,认真的样子,好像是宗教徒履行某种仪式。我最喜欢消解你的认真,把你按倒,让你仰面朝天,“来,女儿,咱们在爸爸的脚上建起一座金字塔。”我和女儿赶紧操作,而你却睡着了。呼噜打得山响。我们轻手轻脚,怕把你惊醒 ,你却伸起腰身,展开双臂:“啊!太幸福了,有老伴、女儿在我身边无忧无虑地游戏,多温馨!”你的觉真奇妙,来得急,去得也快。那年,也是我们三个,在北戴河海滨,你先下去了,穿着旧时的泳裤,裸着宽大的臂膀。我在岸上给你拍照。女儿不会游泳,你特地给她租了一个金黄色的气圈、买了一件绛红色的女式泳装。女儿抱着气圈下海了,你看她游得很好:“就这样,不要走远。不要离开气圈,慢慢学!”你上岸了,在可以看见女儿的地方躺下了。我举起相机拍女儿,回身拍你的时候,你已经呼噜开了。就在这时候,女儿跟别的女孩换用一张气垫子。趴在气垫子上漂浮海面,女儿惬意的样子,被我拍下来了。可是,一转眼,气垫子翻了,女儿被垫子压在下边,天哪!我是旱鸭子,根本不会游泳。我想喊救命,结果,什么都喊不出来,我完全吓傻了。就在这时,你一个猛子扎进水里,一把拽出了女儿,女儿吐出一口水,我吐出一口气:吓死我了!“你怎么醒的?”“我是张飞,睡着,也是醒着。”女儿后来在追悼你的一篇文章里还提到这件事:“你不但是我的父亲,还是我的救命恩人。”今天我一个人来了,女儿办杂志挺忙,不能来。其实,那一次的海南之旅,就是我们带她旅游的最后一次。我对女儿说,开心点吧,以后,带你出来的机会就不多了。你长大了,要有男朋友陪你。你接着说,以后爸爸就踏着你的婚礼进行曲,亲自把你交给你的爱人。”说得女儿羞答答的。

分享:
 
更多关于“似此星辰非昨夜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