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苍茫流逝:西域古国的残稿


□ 孟澄海

  之一:乌孙与伊犁河

  只有葵花和薰衣草。

  两岸,金黄和淡紫的颜色波涛汹涌。那是当下的一种场景,静谧、安适、平和、灿烂、幽美,像落地的布景。有时候,当一个人独立苍茫的时候,心灵更加接近星空与大地,彷佛是一滴露水一片残叶悬挂于枝头,等候浩荡的西风将其吹落于时光深处。

  抬头远望,那里的雪山静默无语。科古琴山、婆罗科努山、哈克他乌山、那拉提山,都有白云缭绕、蓝光笼罩,现出别样的壮美和崇高。天比山远,天上的鹰隼从另一个高度鸟瞰世界,如同哲人,看到的是无边岁月和苍茫山河。

  我面前的伊犁河波平浪静。

  水面上,阳光的颗粒透明闪亮,穿梭于细碎的波纹与涟漪之间,恍然若梦。风吹过来,偶尔有白杨树的叶子跌落,一闪而过,静静地漂浮在淡蓝的水气中,然后消失,去向不明。时间苍老,但流水依旧年轻。在河流深处,水的内心收藏了历史,犹如一个斑驳的镜像,映照着历史的影子。

  伊犁河是乌孙的家园。

  2000多年前,在这个四面环山的河谷里,生活着一个逐水而居的游牧名族,史书上说,他们是古塞人,其首领称为“昆莫”或“昆弥”。公元前2世纪初叶,乌孙与月氏均在今甘肃境内敦煌祁连间游牧,北邻匈奴。乌孙王难兜靡被月氏攻杀(据《汉书·张骞传》),他的儿子猎骄靡刚刚诞生,由匈奴冒顿单于收养成人,后来得以复兴故国。大约在公元前2世纪末叶,从祁连山下向西迁徙,来到了伊犁河谷。

  我曾在乌孙生活过的河西走廊寻访他们留下的史迹,但什么也没有得到,西风流云,白草黄沙,在茫茫的荒原和戈壁上,从未发现有价值的蛛丝马迹,就连一处遗址、一个箭镞、一块残陶也随着时光的流逝,消隐得无影无踪。那些日子,白天我就去祁连山麓,一个人坐在土岗子上发呆,看着那些被风雨剥蚀后的老河古道,试图从萧萧的风声里捕捉乌孙运去的历史回声;到了夜晚,则不停地翻阅浏览史志文书,靠想象来搜寻乌孙民族的来龙去脉。然而读遍史家的文字,收获的仅仅是零散的资料、语焉不详的叙述,没有得到具体可感的场景,更没有窥见历史的远景和纵深。我倒是发现,在那些发黄的纸页间,处处都弥散着战争的烽火:匈奴跟月氏战,月氏跟乌孙战,汉军跟突厥战……狼烟四起,刀光剑影,彷佛在那个遥远的年代,所有的民族都在血雨腥风中生存,然后等待和寻找凤凰涅槃的愿景。

  很多生动的故事都在乡野、民间流传。譬如说,乌孙的第一代国王猎骄靡出生后就遇到了战争,父母均血染沙场,命丧大漠,是一只母狼用奶水救活了骄靡,叼起他走进了隐蔽的山林,二年后又飞来了一群乌鸦,将嘴里衔着鹿肉,一块一块吐下来,喂养他孱弱的生命。民间传说,猎骄靡的养父母就是苍狼和乌鸦,所以他长大成人后,皮肤乌黑,眼睛里闪现着绿森森的光芒。

  故事的背后其实隐含了另一种真实:最早的乌孙其实崇拜万物生灵,狼和乌鸦就是他们的图腾。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