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欲望,或者理想


□ 李洁非

以“理想”为题,实际的主角却是欲望。
欲望是《王良的理想》真正的主角,它从头到尾独霸式地唱完这出戏,不放过任何机会来展示自己的能量。
这或许是那个乡间高考女落榜生“堕落”直至死于非命的唯一原因。
甚至早在李俏高考失败之前,欲望就已经开始对她施压,并左右了她的一切。她一而再,再而三地晕倒于考场,显示了来自一种过于强烈的欲望在她心灵上所造成的近乎毁灭性的焦虑。倘若不是欲望过于迫切,以致心态失衡,以她功课的一贯成绩,她原本可以顺利接近自己的目标。但是,焦虑令其无以自己。就像颇具实力然而心态失常的前锋,临门一脚无法将皮球送入球门一样,我们的这位女主人公也是如此——无人怀疑她应该轻松地从考场全身而退,然后在家中顺理成章地等来大学录取通知书——然而实际却是,一入考场她立即晕倒,根本无法完成考试。小说反复写到这一情节,令我偶或想到“范进中举”之类故事,但不同在于,后者曾使我哑然失笑,而李俏的故事却让人丝毫笑不起来。
这是一段苦涩的情节。苦涩根源在于,城市与乡村,中国这两个各自独立的生存空间,存在巨大的落差。关于这一点,作者试图保持含蓄,而着意于叙事的自然展开。不过,仍有几个句子间或兀现小说人物命运的此一根源:“每日里守着几亩耕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就像千百年来他的祖辈们过的那样。”“村里劳力富余,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而现实的回答,尤为明确:像李俏这样的乡村女孩,如果她不能假借高考改变未来,那么,等待她的便是由父母做主,嫁给像王良这种即便在农村也明显是被生活淘汰的人。
作者尽量赋予乡村纯朴青年王良以价值。她善良地写道,虽然王良在这争先恐后的时代,远远被抛在后面,无望地在砖窑“摔砖坯子”,但恰恰是这样一个人,内心仍然存有符合朴实无华的人性的理想:“娶个贤惠的媳妇,好好伺候两老。”他后来的“进城寻妻记”,继续展示一种有古风的“老实人”风貌。小说并非想拿这种风貌来跟现实对抗,但隐约有点抱不平,抑或替李俏惋惜:这么好的小伙子你不爱……然而,李俏还是义无反顾地去了——沿着进城的方向。
没有什么使人意外的情节。很早,读者就可以预见到李俏命运的下一步,甚至结局。都市、欲望、贫困,如果这三种元素交织在一个农村女孩身上,似乎总是无法逃脱被演绎成出卖肉体的经典故事模式。尽管作者想了一个办法,让王良愤极之下做他妻子的嫖客,企图以此使故事略收奇崛之效,而不致过于平常;但这并没有真正冲淡什么,我仍然觉得,无论故事本身,或者作者想要透过故事诉说出来的见解,都已被生活、思想和文学作者重复了许多次。
略略不同的是,这次是一位女性作者来陈述这一切。这很有意思。一个乡村男青年的“理想”,被一个乡村女青年的“欲望”毁灭了。这情节倘出现在男性作者笔下,我觉得再寻常不过,但它现在同样被一位女性作者所采纳。乡村女青年的“欲望”真的就是那样有毁灭性么?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