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难于遗忘时光(短篇小说)


□ 白宇凡

  春天,朱红的善良开满了家乡的峭壁,一大片一大片,见缝插针地伸出石岩缝里。毛茸茸的藤条不停地抽出芽,像一串串小手指在闪动,芽里又不断地开出花,像一个个小生命在跳跃。

  年轻的妈妈背着已不记得是几岁的我穿梭在群山里,在这一大片的善良前放下我,动作欢快地采集着这种不死的植物。妈妈从小就告诫我:善良能治百病。并坚持让我从小便不停地喝。她自己也喝,她每年都会犯一次病,与积老成疾有关。她的眼睛会突然暗下来,看不清四周的东西,也说不了话。她双手摸索着给自己灌下了浓浓的善良汤,然后开始狂吐,吐完了就上床睡觉,睡到第三天就起来,依然干活。

  妈妈一生中有干不完的活。约摸两岁,天还没亮,妈从床上爬起来,挑起担,一边是我,一边是红薯,挑进深山割猪草,整庄稼地。黑暗里的妈妈唱起了歌,我渐渐长大后,歌声渐少,终至于无。永远不变的是我一下子被她晃到了陡壁边,一下子晃到了险崖上。路仅有一尺多宽,两边非崖即壁。我们单家单户住在这深山里。我们没有来客,甚至没有户口,直到十四岁,我读了小学,才在山外依靠一户人家入了户,成为祖国的公民。

  十几年后,我与朋友第一次玩蹦极。我出奇的冷静令在场所有人大吃一惊。其实,这与小时这段不断被晃到壁边与崖上的经历有关。为什么要带上我?因为家里没别的人了怕留下来出危险。另外一点,最小的孩子,其实是不怕鬼的,年小的我,其实也在给年轻的妈妈壮壮胆。

  妈干不完的活除了割猪草,整庄稼地外,就是不知疲倦地采集善良。她好像需要大量大量的善良,就算天天采集也无法供应。取回来后,叶子抖落了喂屋底的羊,茎晾放窗台上,花捏成团,用线串起来,漂漂亮亮地拉满整个房间。最后,茎与花统统打成粉,一袋袋的挂在梁上。那惊人的数量与屋下几十只羊,一家人的衣食住行,全都出自母亲的手笔。

  屋子分两层,底层放羊,上层住人。共四间,我在最里间,妈住第二间,第三间放杂物,最外间做客房,有一条通道连着,都有门无锁。妈住的那间多了扇门,通向外边的晒台,石头砌的,很精整很宏大,不像是女人一个人可以干得出来的。台子靠屋的地方围了起来,是我们做饭舂米的地方,上边有瓦片与油纸胡乱遮盖。台子供晒粮食,其上有一方水池,里边有鱼,我们从没捕来食用。池下有一菜园,从上往下汲水浇菜,很方便。

  整个屋子及周边布置得井井有条,每一个细节都考虑到如何更方便于生活与劳作,每打开每一扇窗每一扇门,外边都是一幅绝伦的风景图。整个系统是一件精湛伟大的艺术品,它是妈妈留给我的无价宝,我对它爱不释手。

  可仅妈一个人,这屋里屋外的,还是让她忙不过来。我一点忙也帮不上,我柔软的四肢甚至无法让自己站起来也无法自理日常生活。我对这一切惊讶不已。儿子关于能走路的梦想至今仍有形有质地存在我的脑海里,仍足以击倒一切现有理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麒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