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灰色


□ 周淑红

钉子的父亲分得了一套新房。在那个小县城里,房子在一排排竖起,居住的人们并不觉得拥挤。但钉子的父亲还是整整工作了15年,才领得这套三居室的房子。全家可以从贫瘠的山村迁到这小小的县城。
钉子很高兴,许久不曾有过笑容的脸上,嘴角在微微地上扬,牵出一道弯弯如月牙的弧线。清理东西的时候,他特意走到镜子前看了一下,发觉自己高兴的样子其实很可爱。对着镜子,他咧开嘴笑了一下,露出一排整齐的白牙,因脸庞的黝黑,那牙齿的白变得特别醒目。
转动黑黑的眼珠,他发觉有点灰蒙的迷雾。伸出手,他擦擦镜子,钉子认为那一片灰蒙是因为镜子沾染了尘垢。
“钉子!钉子!快过来!”
喊他的是钉子的继母,一个28岁的女人,穿一件深蓝夹黑的格子呢绒大衣,头发梳在脑后,用发夹别起,挽成一个侧面望去很好看的髻。她的脸庞微红,整理半天东西让她觉得身体发热,她的大衣扣子全部解开,露出里面的鹅黄低领毛衣,胸脯在那毛衣下微微地起伏。
钉子看了一眼继母的脸,视线落在继母的胸部。因为还在喂奶的缘故,她的胸脯鼓胀,钉子想继母的一个乳房可能比自己的头还要大。
“快把这个箱子搬到车上去!”继母的声音粗重,与她的外表格格不入,而且每次跟钉子说话时又另带一分严厉,钉子不喜欢听到继母的声音。
钉子默默地走到继母面前的纸箱,纸箱已用尼龙绳子捆好,钉子提起绳子掂了掂,觉得很重,于是弯下腰,双手托着纸箱底部抱了起来。他慢慢地走着,纸箱遮住他的眼,他吃力地扭开脸,好看到脚下的路。
钉子很费力地将纸箱放在车厢上,然后使劲用手推了进去。里面已堆积了不少纸箱,还有许多各种颜色的塑料袋。
半下午的时候,旧房子里的东西已清理得差不多,钉子用衣袖擦了擦汗,长吁了一口气。从早晨忙到现在,他感到特别地累。
新家已布置得差不多,看上去很清爽。只是在继母将那些从旧家搬来的东西安置进去后,新房又重又变得拥挤,最多的是毛毛的东西。毛毛是继母的儿子,八个月大,长得胖乎乎的,不是睡就是哭,钉子很烦他。钉子从不将他当作自己的弟弟,他暗地里叫他杂种。
继母做晚饭的时候,钉子就抱着哭闹的毛毛,一言不发,从这个房间走到那个房间。到自己房间的时候,钉子看了好长时间。那个房间最小,一张旧单人床,一个小衣柜是从旧房子里搬来的,里面塞着他自己的衣服,挨着墙的地上放着几个纸箱子,里面装着继母还没来得及摆放出来的东西。让钉子高兴的是,房间的窗户很大,从这里可以看到下面的街道,还有来往的人流。
各个房间看过后,钉子抱着毛毛走到厕所的门边。厕所很小,里面没有窗户,但是灯开着,几个塑料盆子堆在一起放在墙边,墙上有一面很大的镜子,镜子里头映出墙这边的一个白色的浴缸。钉子走进去,盯着那浴缸看了好久,然后伸出一只手拧开了水龙头,水哗哗地流出,钉子赶紧关紧了龙头。
吃晚饭的时候毛毛已经睡着,父亲和继母还有钉子一起坐在桌前吃饭。父亲很高兴,跟继母不停地说着话,但钉子一句也没听进去,他只想着那个浴缸,白色的浴缸。......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