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县城(中篇小说)


□ 手指

  ●手指

  一个人一生中哪怕捕过一次鲈鱼,或者在秋天看过一次鸫鸟南飞,看到它们在晴朗而凉爽的日子里怎样成群地在村子上空飞过,那他就已经不是城里人了。

  ——契诃夫《醋栗》

  1

  十二岁那年夏天,胜利被送进了小县城的中学,他一个人也不认识,小学的同学们都在镇里上学。在初秋的热气里黏糊糊地走了半个小时的路后,他和父亲坐上了一辆白底红道的公共汽车,从上车的那一刻开始,胜利就开始默默地流起了眼泪,害怕的感觉逐渐在他心里占了上风。这种感觉后来跟随了他一辈子。胜利的父亲对胜利抱有很大的希望,为此他愿意支付一年三百块的借读费,对于他来说,这不是一笔小数目。

  此后的每个星期六,胜利都会搭公共汽车回家,他不需要买票,虽然年纪已经足够大,但坐在座位上的他总是会被胖胖的检票员给忽略,他太矮小了。尽管知道不会有人抓住自己,但每一次,只要看见检票员的一只脚踏进车厢,胜利就会紧张得如同小偷马上要被发现似的,他做出各种自己想象出的一个正常小孩面对检票员的自然表现,却总是不尽如人意,这更加加剧了他的紧张,觉得呼吸都会暴露自己。不得已,他在脑海里一遍一遍回想父亲交代的话,如何和发现了自己的检票员交涉,如何说谎称自己没有钱,如何大哭。

  晚上,在学校二十多人的大宿舍里,胜利总是难以人眠,老鼠们成群结队地在床下钻来钻去,过段时间,宿舍里就会有人钻进去,揪出一窝粉红色的小老鼠,他们想尽办法折磨这些小家伙,放在火里烤,从窗户上扔下去,兴致大时,他们会把它们当成足球,在脚底下踢来踢去。有很长一段时间,胜利短暂的梦里,全是老鼠,它们发出吱吱的叫声,张着血盆大口,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声,死死地跟在他的身后,试图把他吞进自己的肚子里去。

  在学校里,胜利想赢得别人的友谊,但怯懦的性格让他总是不能自然地和人相处。为了避免引人注目,他逐渐地把自己封闭了起来。没人的时候,胜利会发出让自己都吃惊的怪音,有时候声调很高,几近呐喊,有时候低沉地吼叫,就像正准备往前扑去的怒狗,有时候有别人在场,而胜利的喉咙痒痒得难以忍受必须发出点声音来,他就用手捂着嘴,耳朵里清晰地听到“吱吱”的声音,其实,即使人们发现了他发出的怪音,也不会对他投来过多的关注。有几次胜利没有控制住自己,在操场上大叫了足足有一分钟之长,叫完后他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慌忙低头逃窜,出了学校大门,过了对面的河,最终,他坐在一小片杨树林里,一直坐到天黑了下来,教学楼里的灯全亮了起来,他甚至能清晰地看见同桌的头发,物理老师弯在课代表桌子前。本来他以为会有人发现他的失踪,他静静地等待,看大家的反应。等物理老师经过他的课桌时,他甚至心跳加速,这是他第一次旷课,他满怀希望地等着,最终,他流下了孤独的眼泪,没有人注意到他,下课铃响起时,他才慢腾腾地往宿舍走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