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屈辱的边界



  摘 要:林白的《回廊之椅》以女性的视角解蔽了反革命、革命话语的实质及历史共谋。她的女同性恋书写深刻,诠释了造成女性孤独、悲观乃至绝望的终极原因。《回廊之椅》不同于别的女性写作者也有别于林白自己的其他文本。
  关键词:革命话语 身体写作 女同性恋 文化
  
  林白的《回廊之椅》摆脱单一和狭小的女性自我经验的叙事,把女性置入阔大的革命、历史空间来审视,女性的屈辱和绝望显得真实、深刻,符合历史、文化逻辑,不再是“天然的”,实现了女性写作新的突破。
  
  一、男性眼中的女性:等同于身体
  章希达并不是一个真正的社会主义者或无政府主义者。在他的眼中,朱凉是仅仅作为身体存在的,所谓“欣赏”朱凉,并不是要真正地解放和拯救作为受压迫阶级的女性,背后实质是占有的“企图”和“消费”女性的“身体”目的。
  作为“革命分子”的陈农,当鼓动长相不错的女孩参加革命不成功时,他所惋惜与失望的只是女人的腰和屁股。非常明显,他关注的对象不是“人”,更不是“女人”。他“倾心”的只是对女人的占有和享受。他的所谓革命也不是为了解放和拯救广大女性。正是他们这种对女人的态度,使女人产生恐惧,不敢参加由男人主导的革命。革命的范围因此被缩小了。作为被压迫阶级的七叶、朱凉并未投入革命。她们始终沉默,置身事外,处于失语状态,甚至还同情反革命。这场轰轰烈烈的革命与她无关,不管成功与否,她永远都是男人的奴隶。在《回廊之椅》中,阶级压迫淡化了,性别压迫被凸显。男权继续依附于宏大话语对女性进行凌压和剥夺。
  在革命和反革命话语系统中,其实是在男性话语系统中,女性的涵义,仅仅是作为身体存在。在革命与反革命激烈的斗争中,女性是惟一的被压迫者。她们一直处于尴尬地位,是无力的弱者和无辜的受害者,始终无法为自己安身立命。这场前所未有的革命并没有唤醒广大沉睡的女性,相反甚至还排除女性。她们没有选择参加革命,她们始终是冷漠的政治看客。更为可怕的是,所有的这一切是借革命的崇高名义来进行的,因此,更具有相当的隐蔽性和欺骗性。林白放弃阶级斗争的模式,以性别压迫的模式重新审视革命话语并消解了它的虚空和光荣,以女性的身体为写作点重构了性别之间的权力关系。林白借男性对女性的身体的占有欲望解构和颠覆了宏大话语下的男权本质,从阶级压迫转向对性别压迫的控诉。
  在《回廊之椅》中,其实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革命与反革命。在所谓的革命与反革命之间,女性并不是“人”,更不是“女人”。林白特别深度诠释了从貌似开明派到所谓激烈的革命派,男权并没有消亡和绝迹,而是以依附革命的名义的手段顽强地生存。从反革命到革命,女人一直是被等同于身体,并非是以“人”的身份被认可和接纳,当然更谈不上“女人”的身份了。林白写出了女性的历史就是一部被压迫、凌辱的历史,并还原了那个时代的历史真实和反革命、革命的实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