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巷里的焦阳


□ 朱勇慧

小巷里的焦阳
朱勇慧

  焦强的第二个老婆不辞而别十年后,在丁字巷住了几十年的焦家终于出事了。
  焦家出事的时候,我已经准备搬走了。我老婆坚决要搬走,给我讲了无数次孟母三迁的故事,说我们的女儿大了,这里的环境不利于孩子的成长。老婆是个谨慎小心的人,千叮咛万嘱咐,不要告诉别人我们要搬家的事。
  我们把未来二十年的钱都压在了那所新房子上,还不包括装修费用,自从买了那套房子,我的心就没有一天轻松的时候。
  那天下班我回得比较晚,已经是深秋时节,我缩头缩脑走进巷口,就感觉气氛异常。苍茫沉重的暮色里,一群人黑压压拥堵在巷子里,两辆红灯闪烁的警车被围了个水泄不通。我忙问身边的人出了什么事。
  杀人了!
  谁?谁死了?我吃了一惊。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身边,自己的安全立刻感到受到了威胁。
  小姐,一个小姐被人杀了!捅了七刀!那人绘声绘色地说。
  丁字巷临街的那排房,一楼有近二十个门面,三分之二的店都是美容美发洗脚捏背的地方,正经做生意的很少。后来渐渐从临街沿着巷口向内延伸、侵蚀,每天晚上一片灯红酒绿,这些店的门口总是停满了各种小车,甚是绚烂壮观。行业整顿的时候,也有人来大检查,可是,奇怪得很,每次检查之前,那些店主似乎都提前得到了消息,门口早就挂上“歇业”的牌子,风头过去了,重又摘下牌子开张。
  丁字巷许多原住民后来纷纷搬家,可能也跟这种生意在丁字巷泛滥起来有关。特别是那些家有儿女的,对花枝招展浓妆艳抹的小姐们惟恐避之不及。我倒是无所谓,谁不是出来讨饭吃的?大家都不容易。那些小姐们有些就住在这个楼里,她们并没有影响谁。再说了,没有嫖客哪儿来的妓女?
  一个小姐死了也值得这么大惊小怪?一个上了年纪的妇女说,这种人本来就该死,都是些害人精!
  小姐就不是人吗?旁边立刻有人反驳。
  我的隔壁邻居出租车司机小宋说,肯定是情杀。不过,焦强这小子从小胆子小得要命,他怎么可能杀人呢?
  焦强?我吃了一惊!不知怎么就担心起焦强那个可怜的妹妹焦阳。
  是啊,他算是为我们丁字巷做了件大好事,那些小姐们以后该不敢再住在我们这里了。小宋的老婆抱着她刚满三岁的女儿说。
  这么快就破案了?我诧异地问。
  是焦强自己投案自首的。小宋指着其中一辆警车说,他现在就戴着手铐,坐在那辆警车里。刚才两个警察带他下来指认了尸体,就把他押回了警车。警察现在正在勘查现场。
  小宋的老婆问,刘大哥,你说焦强会不会判死刑啊?
  投案自首应该宽大处理吧?我只想尽快回家,心里第一次感到老婆的决定是正确的。
  正说着,警察们抬着用塑料袋装好的尸体走了过来,人们纷纷后退,待警察走过,复又合拢来,一直目送着警车开走,人群还没有散去,大家开始三五成群地聚拢在一起,各抒己见。

  小巷又要热闹一阵子了。
  路过焦阳的商店,我想买包烟。柜台前没有人。发生这么大的事情,焦阳哪里还有心思做生意?我刚准备转身走开,去巷口的那家店,就听到焦阳喊,刘大哥,你家想买点么事?
  我说给我拿包烟。
  还是“黄鹤楼”的吧?
  对。
  焦阳低头在柜台里拿烟,我听到货架后面传来一阵压抑的哭声。焦阳的妈好像在拍打着什么东西,嘴里还在痛骂,你这个不要脸不争气的东西!你要害死多少人啊?
  焦阳表情平静地把烟递给我,收了钱,问还要点什么。我觉得应该安慰安慰她,说,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你可要坚强一点。
  那有什么办法?焦阳说,我也只能尽力而为,照顾好我妈,把两个孩子拉扯大。唉!刘大哥,谢谢你。
  这时候,几个平时跟焦阳家关系不错的邻居也走过来跟她搭讪,我正好抽身回家。
  丁字巷是条老街,周围大型超市、商场、银行、宾馆、写字楼云集,交通、购物、商务、办公都很便利,这里的房屋出租率特别高,租价也相当可观。原住民已经很少了,全国各地来武汉捞生活的人自然汇聚在这里,开公司的老板、打工的小妹、甚至还有捡破烂的,各色人等鱼龙混杂,热闹非常。楼道的墙壁上、每家每户的门上,到处贴满了出租房屋和求租房屋的广告纸条。
  焦阳家三楼的两室一厅租给了几个在附近餐馆打工的女孩子,焦阳一家五口就搬到对面单元一楼正对着巷口的门面房里。门面房只有不到二十平米,内空比较高,中间加了隔层,他们一家五口勉强挤住在里面,上到二楼就直不起腰,连头都不敢抬。一楼还摆了节柜台、竖了个货架,做些烟酒副食的小生意,后面是两张床一张饭桌。焦阳带着她哥哥的两个儿子住在楼上,她哥哥和她妈住在一楼。非常局促狭窄。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