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流年将我的爱化作他心头的痼疾


  我惟一可期的,只有流年,却终是被流年辜负,除了淡漠,流年并不能增强爱情。4年以后,面对我狂热的追逐,苏凯已心平气和。他望着正在用面膜挽留青春的我……

  爱大都是从好奇开始的

  “杨艳就交给你了。”期许的感激之情,在言语间弥漫。生平第一次,我听他用这样略带低下祈求的姿态与人言语。在小城里,四十几年,他习惯了呼风唤雨,是我让他终于肯放低骄傲,相求阔别多年的同学。

  谁让我只是本科毕业,却固执地要留在本科生多如过江之鲫的上海?想独自谋生实在是件难事,偏偏他又不肯放我去吃苦,便只好委屈自尊一次。

  这一年我22岁,踏着父亲的自尊,进入了这家著名的国际医疗器械公司,苏凯是公司副总,是那种皱一下眉头就会有人发慌的角色。

  送我到质检部的当晚,他请我吃饭,讲一点公司的事,大多还是与父亲的陈年旧事。我低声暗笑,在寸土寸金的衡山路上,两人餐桌的空间,大多都显紧促,越过膝的台布,我看得见他的脚,而后扑哧一声,浅笑难忍。

  他愣住,略带惊异,微有尴尬,呵,年少的孟浪是被人玩味不休的人生珍宝。而后,他目光暖暖地望我:“今天,是你最后一次叫我苏叔叔,日后,我们是同僚。”我点头,郑重其事,我已看过公司章程,不容许员工之间有密切私人关系。

  苏凯送我去了地铁站,手脚利落地投币:“你的工作会更出色。”我明了,他是在提醒我,他可以把我带进公司,但日后前程他不肯再为我使力。他让我坐地铁回家而不肯用车送我,大抵也是这个意思。

  几年之后我还记得,当日在他面前,自己素面白衣、寡言少语,苏凯说:“知道我什么时候对你动心的?”

  我摇头。“吃饭时,一向安静的你忽然扑哧一笑,我忽然就想捏捏你顽皮的小鼻子。”那时,我已依偎在苏凯怀里,相互喂一种叫做山竹的水果,他极喜欢我在某个柔情蜜意的时刻,严峻而冰冷地喊他的名字,而后柔柔地说我爱你,让他怅然失神。

  始终,我没告诉他,那次突兀发笑,是因在桌下看到他的袜子在裤管与鞋子之间,出卖了他极其绅士外表下的凌乱。他西装周正,神态严谨,却穿着两只截然不同的袜子。感谢那两只颜色迥异的袜子,是它们给了我勇敢。

  在徐家汇租的公寓,16楼,一室一厅的房间很是紧凑,可我总嫌它太空,总是耳上塞着MP3,闭上眼睛,手指舒展,这些空阔就不存在了。若是纠结依旧,我便跑到阳台上,对着上海的天空喊,苏凯,我爱你,爱死你了。

  左邻右舍都已习惯了我的喊叫,上海,这个外表繁华内心寂寞的城市,已没什么值得他人好奇,人与人间是这般的冷漠疏离。婚姻越来越接近交易,一个眼神就可开始游戏,爱情却是来得那么不易。可我,却抵死了不肯承认,是因寂寞爱上苏凯。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摩登》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摩登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