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曲院,那一池风荷


□ 张建新

  从断桥沿北山路款款前行,七月的西湖为我们准备了一场荷花的盛宴。恰逢酷暑中难得的斜风细雨的天气,北山路巨大的梧桐树用她虬劲有力的枝干,毫不声张地为每一个游湖赏荷之人撑开绿色的巨伞,缝隙中偶尔飘来几点雨丝,打在祼露的肌肤上,让人顿感神清气爽。
  遥望白堤杨柳依依,烟雨中如一帧水墨山水在西湖之上曼妙地流动,孤山脚下、西冷桥边、风雨亭外,弥望的是绿肥红瘦,田田莲叶,妖娆菡萏,一路相伴我,直至曲院风荷。
  “曲院”原是南宋朝廷开设的酿酒作坊,取金沙涧的溪水酝造曲酒,而附近的池塘种有菱荷,因名“曲院风荷”。 每逢“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之时,清风徐来,荷香与酒香四处飘逸,沁人心脾,令人不饮亦醉。鸢飞戾天者,望荷息心;经纶世务者,品酒忘返。所以,曲院风荷位列西湖十景之二,实在是名至实归。
  我总觉得南宋朝廷是一个很奇怪的政权存在,虽然一百多年时时处在风雨飘摇之中,但“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却连来自当时西方最繁华的城市威尼斯的商人马可·波罗都惊叹不已。
  “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千骑拥高牙”的铺张最终随着南宋皇朝一起灰飞烟灭了,让我引以为憾的是,曲院酿酒的传统竟没有流传下来。倘若我以南宋宫廷秘制养颜美容“荷花酒”在曲院风荷开一个小小的酒吧,不知道会不会吸此红粉佳人风流名士纷至沓来,抒发把酒临荷,人生几何的感慨。
  没有了酒香,也好。
  荷香,就变得分外清洌。
  现在的曲院风荷最引人入胜的就是赏荷。公园内大大小小的荷花池中栽培了上百个品种的荷花,分布着红莲、白莲、重台莲、洒金莲、并蒂莲等名种荷花。水面上架设了造型各异的别致小桥,人从桥上经过,如在荷叶丛中穿行,倚着荷花的玉姿,就能平添一段自然的风韵,用力呼吸一下,荷花的清香会醉得你一下子在桥面上迈不动步子。
  在曲院风荷浓密的绿荫中行走,我不由自主想起了唐。这是我刚到杭州工作时同办公室的一个长辈。今天曲院风荷的三分之一曾经为他们唐家所有,过了十多年锦衣玉食唐家小少爷日子的他,一夜之间不得不开始换一种生活。那一段历史我们在小说电影中可以管中窥豹,当然历史的孰是孰非却不是我们管中窥豹就能洞若观火,所以,我只有回避那个特定的时代,仅用我敬佩的眼光来看一个良师益友,看一个忘年之交。
  没有资格进高校升造,高中毕业就开始了工作。但就这一张高中文凭,却让他成了杭州数学教坛上曾经的风云人物。有一个烟花节的晚上,我曾经应邀到他们西湖边的家观赏那漫天的璀璨。在他们家,让我印象最深的,是那套保存完好的当年结婚时唐老师亲手打造的家具和沙发。换一套高档时尚的家具,对他们而言如囊中探物,但鹤发童颜的他,却对这些油漆开始斑驳的家具敝帚自珍,是否珍藏它们就能珍藏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有时我真的感谢命运,何其有幸,能让初到杭州浑身散发着泥草气息的我如蓬生麻中。在博学幽默睿智的唐老身上,我在感受着父辈一样的关爱的同时,每天总是如坐春风,如同四季置身于这荷花池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