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都市民谣


□ 鬼遁

●鬼遁

  在这个大杂院里,小倩越来越感觉自己是生活在了油盐酱醋里。

  据院里的五老太讲,大杂院原本是个标准的四合院,后来住房紧张了,这里搭个棚,那里垒个屋,结果就成了如今的模样,简直是一碗杂烩汤。五老太无奈地摇摇头,说起来这都是违章建筑啊,包括你们住的那间西屋,别看是建在了门口,瞅着挺像回事儿的。

  四姑娘若在水管边洗衣服,就会瞪起眼睛说,我他妈要是居委会的,叫他妈的城建局的人来,都他妈给丫拆了,五奶奶,您瞅瞅,厕所坏了没人修,老三竟茅坑儿一填当了厨房,这小丫挺的还真他妈可以的,吃得喷香喷香的。说着兀自笑了起来。

  这样的情景常常让小倩尴尬,五老太的慈祥小倩是知道的,无非是叨唠几句陈芝麻烂谷子,小倩无法容忍的是四姑娘那张刀子嘴,尤其是说话的时候不经意间朝自己的那一瞥,目光像针一样刺在了小倩的心里,让小倩感觉仿佛是来事的几天不小心经血洇了裤子。晚上小倩就对李应说,这个四姑娘,说话就跟倒蒺藜似的,活该四十多了还是个老姑娘。李应抽着烟说,你管人家那么多闲事干嘛,她又没说你。小倩就有些火了,我就是看不惯她,跟你说说还不行吗?李应不吱声,小倩就来了势,你这样护她,是不是喜欢上她了?李应立马裂了嘴,你把我说得也忒有水准了,我一根嫩葱会喜欢上一块老姜?小倩噗哧笑了。李应的眉梢一扬,说,等发了工资咱们去西单转转,我们同事穿的一条裙子挺好看的,给你买一条吧。

  小倩不再生气,周日李应果然领她去了西单,买了裙子又去北海转了一圈,李应本想找个小餐馆吃一顿的,小倩却拦住了他,回家吧,外面的东西不干净。两个人便手牵了手往回走,一进大门,房东从里面迎过来。

  该交房租了,老弟。房东笑眯眯地说着,抽出支烟递给了李应。

  李应从钱夹里数钱,小倩就开了屋门,回头瞥了一眼。房东也正看着她,拍拍李应的肩说,放心在这儿住吧,老弟,别理居委会那帮人,还有小片警,这的所长是我战友,有事就言语。房东还在说,四姑娘已站在水笼头边上喊,三缺一呢,你他妈穷磨叽什么呢?房东点点头往院里走,小倩就看到了四姑娘的眼神,一把推开门又砰地关了。

  李应说,你小点劲儿,让人家听见了多不好,街坊邻居的。

  小倩说,你瞧四姑娘那眼神,还有房东说的那话,好像咱俩是在偷情似的。

  李应说,人家也是好意,咱们不是还没领那个证吗?哎,说真的,咱赶紧先办了手续吧,办了手续什么都不用怕了。把钱包恭恭敬敬递了过去,李应又说,我是真的想和你一起过,你想想吧,现在的男人哪个一开了支就会把钱如数上交国库的。

  小倩瞅瞅李应,又瞅瞅手心里轻薄如棉絮的几张钞票,日子就过得细水长流了。小倩也不爱往院子里去了,平日里还好说,每天回来天也就快黑了,在屋里磨磨蹭蹭地洗好萝卜茄子,然后就在门口的小棚里黑咕隆冬地做好了饭菜。最难熬的是周日,菜老早就切好了,却总要等到大杂院里叮叮咣咣的炒菜声消遁,人们都吃了饭去午休,小倩才做贼似的匆匆去做饭。起初,李应说,你老磨蹭什么,赶紧做饭啊。小倩没好气地说,我累了歇会儿,要饿得受不了了你自己去做,又不是没过过单身。李应拍拍咕咕叫的肚子,嘿嘿地笑了,并不动手。后来习惯了,也就不说了。再后来,一逢到礼拜天,小倩干脆拉了李应出去逛了,转累了商场就去公园的石椅子上坐,饿了就弄个面包什么的对付对付。李应想回家,小倩总是赖着不走,并找一些话题岔开,把天扯得有些暗了,望着天空里彤红的夕阳说,李应,咱去王府井的步行街转转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