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明治汉学家的中国游记


□ 张明杰

  明治时期(一八六八—— 一九一二),日本有一些汉学家亲临中国,四处漫游,事后用汉文记录下所见所闻。竹添进一郎、冈千仞、山本宪、冈田穆(《沪吴日记》)、小栗栖香顶(《北京纪事》、《北京记游》)、股野琢(《苇杭游记》)、井上陈政(《游华日记》)、永井久一郎(《观光私记》)等即其中的代表。尤其是前三者分别撰写的《栈云峡雨日记》、《观光纪游》和《燕山楚水纪游》为当时汉学界所称颂,被誉为明治时代三大汉文体中国游记。无论形式还是内容,这三部游记都很有代表性。
  日本通常所说的汉学,是对中国儒学或传统学问的总称,汉学家则指修治汉学或汉学造诣较深的人。在日本近代所谓国民国家的创成期,汉学家扮演了不同寻常的角色,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因此,他们的中国游记尤其值得重视和研究。通过上述三大游记,我们既可以了解映现在作者眼里的晚清中国及中国人是什么样子,同时还能看出当时日本知识阶层的对华态度和认识,从一个侧面窥知近代日本人的中国观及其演变。
  三部游记中,竹添的《栈云峡雨日记》最早,出版于一八七九年,是作者一八七六年五月至八月间历京、冀、豫、陕,翻越秦岭栈道,入川渝,后经三峡顺江抵沪的记录。他是近代最早深入到川陕地区游历的日本人,其游记也成了近代日本人有关该地区最早的见闻录。若抛开明治之初一些军政人员的调查复命书,那么竹添的这部书称得上近代日本人最早的真正意义上的中国游记。
  竹添进一郎(一八四二—— 一九一七),讳光鸿,字渐卿,号井井,世人多以竹添井井称之,曾历任天津领事、朝鲜常驻公使等职。辞官后一度于东京大学讲授汉学,以《左氏会笺》、《毛诗会笺》、《论语会笺》等研究著作而闻名。他游历川陕纯属公务之便。即一八七五年末随森有礼驻华公使入北京,数月后因外务省人员简编而失去职位,于是决定实现入蜀的宿愿。正如其游记开篇所交待的:“余从森公使航清国,驻北京公馆者数月。每闻客自蜀中来,谈其山水风土,神飞魂驰,不能自禁。遂请于公使,与津田君亮以(明治)九年五月二日治装启行。”(日记上卷)
  冈千仞游华,时间为一八八四年五月至一八八五年四月,前后长达三百余日。归国后翌年,自行刊印了《观光纪游》。冈千仞(一八八三——一九一四),字天爵,号鹿门。一生坎坷。作为佐幕的东北仙台藩藩士,在维新前夜,因始终倡勤王大义,而被藩主下狱,险些丧命。明治维新后,虽几经迁职,但终未得重用。后绝念仕途,潜心办塾,以授业著述或漫游各地为生,号称弟子三千。其人志向高远,性情豪放,平生尤好谈时事,与黄遵宪、王韬等交往颇深。一生著作等身,据我目前确认到的冈千仞著述(含未刊)就多达近五十种,二百九十八册。
  冈千仞赴华游历与王韬一八七九年东渡日本有关,在日期间两人过从甚密,结下忘年之交。首先受王韬之邀,另外,加上冈千仞当时不为朝政重用,又自动辞官下野,心情有些郁闷。再者则是出于汉学家的自负,欲与中国士人探讨东亚振兴之策。正如其在游记中所言:“己以疏狂,为当路所外,常思一游中土,见一有心之人,反复讨论,以求中土为西人所凌轹之故。”(纪游卷四)
  山本宪游华是于一八九七年九月至十二月,前后七十日,是三人中出游时间最晚、滞留时间最短者。《燕山楚水纪游》刊于一八九八年,因其属个人限定出版的非卖品,印数极少,故成为坊间难以入手的稀世珍本。
  山本宪(一八五二——一九二八),字长弼,号梅崖,别号梅清处主人。曾办报、设塾,倡导自由主义,为自由党四处奔走。还曾参与大井宪太郎等人密谋的朝鲜颠覆运动,并为此落狱。终生讲经世之道,主张拓地殖民,发展海外贸易,属激进的民族主义者。其赴华动机一是因其家世代“尊奉圣道”,故多年来一直“欲一游曲阜,谒圣庙,考圣人遗迹,观祭器,以征旧仪”。二是出于时务之考虑,即鉴于明治维新后日本人交好欧美,而疏远中国,加之当时欧美人于中国日渐猖獗的现实,主张“为邦人者,宜游彼土,广交名士,提携同仇,以讲御侮之方”(游记卷一)。简单地讲,就是观光兼了解探知中国国情,为东亚其实是为日本寻求更大的出路。可见,冈千仞与山本宪的访华动机或目的比较近似。
  从游历地区来看,竹添主要是川陕地区和长江。冈千仞则是以上海为根据地,足迹遍及苏杭、京津、港粤等,从南到北几乎涉足大半个中国。山本的活动范围正如书名所示,主要是北京和上海及长江中上游部分地区。
  竹添的游记主要记录沿途山川地理、史迹、物产、风土人情等,同时论及政治、经济、宗教等问题。但整个游记文人色彩很浓,文字以三峡等自然景观的描述见长。作者所到之处,吟诗作文,考订古迹,抒胸中之感慨,发思古之幽情。朴学大师俞樾曾给予高度评价,称“山水则究其脉络,风俗则言其得失,政治则考其本末,物产则察其盈虚,此虽生长于斯者,犹难言之”(日记之序文) 。游记采用日记加汉诗的形式,诗文并茂,生动感人。从游记中可以看出,虽然作者深受陆游《入蜀记》和范成大《吴船录》之影响,但不落俗套,而是以自己敏锐的触觉和丰富的古典知识,观察捕捉所到之处的山川景物、风俗民情等,并用生花妙笔记录下来。游记中既有实录又有感发,是一部高水平的纪实性和艺术创作性游记。从作品内容之丰富、描写之生动以及诗文之优美等方面来看,与前述陆、范之大作相比,亦毫不逊色。这里举一个描写实例,由此可略知其文字之优美。“绕出山后,则水之阔者复蹙,是为黄牛峡,一名西陵峡。两岸层嶂复岭,屏矗墉围。若路穷不可行,才一转,忽复通舟,所谓假十二峰者。争耸于霄汉,奇峭清丽,不让于真者。舟疾如箭,山逆舟而来,愈来愈妙,有秀润者,有刻削者,有卓拔诡异者,有静深萧远者。盖兄行巫峡,而奴视瞿塘,恨不得一一名状之,徒目送心赏,使奇峦秀峰终于无闻。非山灵负我,我负山灵也。”(日记下卷)难怪李鸿章在为其所作的序文中称,“其文含咀道味,瑰辞奥义,间见迭出;其诗思骞韵远,摆脱尘垢,不履近人之藩”。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2009年第08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