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舔犊儿


□ 王树岷


在中国,“继母”、“后妈”不仅仅是称谓,还可以是骂人的恶毒言语,由此足见“继母”、“后妈”历来在世人心中是多么心狠手辣面目可憎。然而,千百年来有谁能站在“继母”、“后妈”的角度,去感知并理解她们那沉重的心灵负荷呢?请读一读《舔犊儿》这篇小说吧,你会让这位继母的慈爱之心和无私无怨的行为感动落泪……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作者仅仅是把它原原本本地写出来而已。

母亲死后,我变得非常失落和忧伤,整日如一只生了病的小猫,萎缩于我家那两间不足二十平方米的小屋里。我是一个高度敏感而又十分懦弱的女孩,我幼小而脆弱的心灵实在承受不起丧母的重创。我不敢出门。失去母亲的孩子最易自卑,我怕见到与我年龄相仿的孩子们,他们那一双双清澈如水充满欢乐与向往的眼睛,以及他们脸上挂着的像春日阳光一样明媚的笑容会深深地刺痛我的心;我更怕见到那些认识我的阿姨阿婶们,她们在见到我时,脸上总会流露出难以掩饰的怜悯之情,并且总会说一声,唉,可怜的孩子呀!她们这种发自内心的怜悯之情和那一声意味深长内容丰富的叹息之声会令我心如碎片、黯然落泪的。人在忧伤的时候,是不需要怜悯的,那只会让人觉得更加忧伤。
父亲本来就是一个寡言少语、不苟言笑的人,母亲去世后他就更加沉默更加郁郁不欢了,整天阴沉着脸,就像整个世界都在与他过不去似的,一副三不足四不足的样子。这不由使我感到更加失落,更加忧伤。我已经不会笑了,我甚至已经不会哭了。我一肚子的话语无处诉说,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对着广袤无垠的夜空喃喃自语。我觉得那夜空上的点点繁星正是母亲的眼睛。
我就是在这种境况之下度日如年般地打发着童年的时光。
我记得那是一个隆冬时节的晚上,铅灰色的天空飘落着星星点点的雪花儿,西北风不大,却很冷,吹在脸上使人感到如针扎一般。我家的小屋已经很破旧了,加上年久失修,因此四面透风,屋内的温度与屋外的温度几乎没有任何差别。我又冷又饿又怕地蜷缩在床上,内心充满了酸楚与凄凉。父亲不在家。近半年来父亲经常很晚才回家,而且还经常醉酒。父亲原本就不胜酒力,所以只要喝酒,必定十有九醉。父亲一旦醉酒,就会夜不归宿,倒在哪里就睡在哪里,直到酒醒或是被行人叫醒为止。父亲原先是不喝酒的,只有逢年过节才会在母亲的劝说下少许呷上两口。而母亲去世后,他却常常醉酒。现在,这个家似乎已经不是他的家了,而我似乎也已不是他的女儿了。他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不是无缘无故地发脾气、耍酒疯,就是唉声叹气地流眼泪,说他这辈子太苦了,不值得。所以,只要父亲在家,我总是提心吊胆谨小慎微的,我甚至在他面前连走路都怕发出声响,只好呆呆地坐在屋里的某个角落,睁着一双惊恐不安的眼睛呆呆地望着他,如一只被吓傻了的兔子。直到他睡觉了,或是出门了,我那颗悬着的心才又重新回到原来的位置。但是父亲出门久了,我又会非常害怕,浑身不住地哆嗦着,总有一种不速之客闯入家门的感觉,心悬得比父亲在家时还要高出许多。父亲呀,你只知道你苦,可你想过没有,没娘的孩子该有多苦吗?那是一个人一生之中最大的不幸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