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关雎》臆说


□ 刘树胜

  摘 要: 文章对《关雎》存在的若干问题做了全新的解释。
  关键词:《关雎》 后妃之德 雎鸠 乐器
  
  这首诗表现的是后妃之德吗?汉儒解诗,突出诗教。好端端的《诗》,生生地称作《诗经》,成了经天纬地、指导政治实践的执政纲领。而政治自为政治,文学自为文学,虽有关联,却并非一事。说诗能兴观群怨可以,说它能“观风俗、知得失、自考正”可以,因为这些说法并没有将二者视为一事。如果硬将街巷田里的讴歌说成政治纲领,那非得生拉硬扯不可,非得穿凿附会不可。但生拉硬扯、穿凿附会的东西总是难以自圆、捉襟见肘的。
  汉儒说《关雎》就是如此:“《关雎》,后妃之德也。乐得淑女以配君子。忧在进贤,不淫其色,哀窈窕,思贤才,而无伤善之心焉。”称此诗为后妃之德,即谓此诗为后妃所作,彰显的是后妃的所谓德操。而其德操就是思得贤淑女子嫁给自己的老公周公,让那美丽动人的小老婆帮助周公实现贤人政治。在他看来,这既显示了后妃的深明大义和政治远见,又显示了她不嫉妒、不吃醋、心胸夷旷的风度,堪为国母的典范。汉唐竖儒多从其后,竞相构扇,似成铁案。其实,这种说法经不住三推两敲,马脚自露。
  其一,从《诗》的创作时代角度看,按诗的最后创作时间计算(约在公元前六世纪),汉之去周已经有四五百年的时间,年代不可谓不久。数百年之后的汉代人再以自己有了政治标准的眼光去看它,除去生硬地附会,恐怕再没有别的办法让它为自己的朝廷服务。
  其二,从情理的角度看,作为人妻的后妃硬要给自己的丈夫讨个小老婆,无异于给自己的私生活加上一撮酸溜溜、苦涩涩的爱情麻辣烫。这样的女人不是大傻瓜就是变态狂,非要看看西洋景、找点性刺激。正常人不是如此。人说“一天乱请客,一年乱盖房,一辈子乱找个小老婆”,这是针对男人说的。从反方向考虑,令男人乱一辈子的是什么?是小老婆,是小老婆和大老婆的关系。说到这里,有一则相关的故事可作注脚:晋代的权臣谢安想讨小老婆,他的夫人刘氏不高兴。谢安讽谕他的侄子劝劝婶母,他便以《关雎》宣扬妇人不妒为由说服她。刘氏问他《关雎》是谁写的,答曰:周公。刘氏说,周公是男人,他才如此说;若周姥作诗,绝非如此。刘氏说的是心里话。夫人嫉妒并不是恶德,它说明的是妻子对丈夫的真爱。
  其三,若妻子使丈夫再觅小妾而荒于政事,疲于筋骨,岂非居心不良?古语有之曰:“明眸皓齿,伐性之斧。”倘如此,则后妃哪里有什么美德值得歌颂,简直成了蛇蝎般女人。
  其四,从周公这方面考虑,周公向被儒者认作是聪明正直、广施仁德、了无瑕疵的圣人,何以竟如此贪恋女色,贪婪到使自己的老婆为自己再觅新欢的程度?若以此乃后妃自觉自愿的行为,则必是后妃由自身的行为缺失意识到了周公的某种暗示。倘如此,则此美后妃之德的诗岂不成了骂周公的诗?这正是汉儒打嘴处。
  其五,从诗的内容来看,作品写的是一个人对一个贤淑美丽少女的思恋,那种日思夜想、颠倒反侧、难以成眠的情态,似乎不是一个有了老公的贵妇人应有的举动。若是的话,那就是错位的爱情,而后妃就是一个带有明显男性特点的性变态女人。倘如此,则后妃哪里是被赞美的对象?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