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突发事件


□ 夏鲁平

郝电工和黄娟好上了。黄娟的丈夫乔三却出狱回来了。一场情感争夺战一触即发,他们三个人将如何应对这场危机呢?
黄娟把炒好的两盘菜端在餐桌上,正准备拿筷子吃饭,屋里的灯突然灭了。黄娟心里登时有一种不悦,她抬起头,看着窗外别人家的灯还亮着,对不知躲在哪里的郝电工说:“哎,你干什么呐?”
郝电工没有接应黄娟的话,默默打开房门出去,不一会儿,屋里的灯又突地亮了,亮得黄娟脸上一片惊喜。郝电工显然没费多少劲儿就把电修好了,回来时得意地问:“怎么样?”
黄娟问:“是跳闸了吗?”
郝电工说:“好像有人故意拉闸,不过,这事难不倒我。”
黄娟坐在餐桌前,扭动着屁股说:“你又要吹牛了是不是?”话还没说完,房门被人敲响了。两人互相看了一眼,莫名其妙愣了一会儿,还是由郝电工张口了,他很不高兴地问一句:“谁?”
门外没有人回答,继续敲门。
正是傍晚时分,家家户户都在忙活晚饭,订报纸、散发产品广告、街道上门灭鼠的人往往赶在这时敲门。郝电工不得不来到门前,漫不经心地从猫眼向外看,这一看,着实把他吓了一跳,门外站着一个面孔阴沉的家伙。郝电工觉得有点面熟,只是猫眼使那家伙的脸变形了,一时很难辨认。
郝电工警觉地问:“你找谁?”
那家伙可能从猫眼的光度变化中知道有人看他,将本来停止敲动的手又重新举起来,狠狠砸向铁门板说:“找黄娟。”
郝电工不知所措地回头看看向门口张望的黄娟。
黄娟欠起屁股问:“谁呀?”
门外的人显然听到了黄娟的声音,大声叫道:“我,乔三。”
乔三是黄娟丈夫,这是郝电工非常熟悉的名字。这名字的确有一定杀伤力,一下子把郝电工定住了,木木的,好半天说不出话来。在乔三的催促声中,郝电工别无选择地把门打开。听说乔三这个名字,郝电工还在那条老街里。那条老街以?0年代红砖楼房著称,由于年久失修,加之居民们喜欢把废旧物品堆放在阳台和走廊,四层的小楼更显得灰暗和破烂不堪。这种楼还有~个显著的特点,没有上下水道,没有煤气,不管住在几层,吃水都得到楼下一个公用的水管子里接,废水装在一个铁桶里,晚上拎到楼下倒在常年细流不断的阴沟里。生火做饭取暖更是这样,需要人源源不断往楼上抬煤,再源源不断把煤渣抬下楼。就是这样的房子,在当时得到一间也实属不易,说明房子的主人都有着不同程度的背景。就在这样一个街道里,郝电工竟一住就是四十多年。四十多年郝电工目睹街道种种变化和人情世故,觉得这里没什么不好。郝电工家住一楼。而且是老住户,对周围的人家也大多熟悉,谁家电灯坏了,请郝电工帮忙,他自然要去。谁家想用个钳子铁丝什么的,也自然找到郝电工。这也许正是......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