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生命的语言


□ 孙永明

雪山,一个白衣淑女。她就矗立在我的眼前,高高地仰着头,飘移的云彩把她的话传递到蔚蓝蔚蓝的天穹。
风把高原的每个角落抚摸个没完。他是个无与伦比的劳动者,不论这宇宙有多长的时光,他都没有停下他的辛劳。
走在我前面的、赶着两头猪的藏族向导说:“墨脱,这条路,会让你流泪和伤感。你信吗?”
有个朋友在墨脱修公路。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听到外面的声音了。我要去看望他。我想念他,尤其是想看看生命的语言在无人区里会述说些什么。
很少有人知道墨脱县以及这条公路,13亿的中国人,恐怕只有两百万的人知道,在这个版图上有一个只能靠两条腿走进的县。要走进这个县,人们都会在一座名叫嘎龙拉的山下做休整。嘎龙拉山下有一座喇嘛寺,紧靠着喇嘛寺的一块草坪上有一排的木屋。这木屋就是为了走进墨脱的人休息和藏族牧民放牧使用的。
阳光层层披落,从嘎龙拉的山口直射木屋的屋顶,形成道道闪亮的光柱。也把蜿蜒的小路,流淌的冰河,还有我们将要歇脚的木屋分切成明暗清晰的方块。我们的眼前宁静得仿佛生命在无数的光柱中远去。
当光柱移动到喇嘛寺门前的那片耀眼的经幡时,疾风吹动的声音里传来的是整个高原的声音——
噢玛米卑勒哄……
嘎龙拉只有一条小路,路面是风和泥。喇嘛的诵经声伴随着我们的脚步。向导带着的那条昨夜还冲着我疯狂嚎叫的藏獒,赶着猪。向导显得很轻松,他把藏袍裹得紧紧的,顶着小熊猫皮的帽子,优哉游哉地走着。
多么美妙的跋涉:人、猪和狗;风、路和雪峰。海拔等着我们去计算它的数字。海拔表开始向另一个高度移动。小小的移动足以把我的极限突破。4860米,这高度我经历过,但没有徒步这么长的时间。不但我喘着粗气,就连那两头猪也面临着考验。它们卷着短短的尾巴,四蹄起落在泥潭里,开始放慢脚步。唯独那条凶猛的藏獒紧紧地盯着猪叫,使猪不得不加快步伐。猪并不像我想象的那样愚蠢,它们非常团结,在路途中,它们并肩而行,让那条藏獒不得不忙碌地追赶着它们,有时还会共同调过头怒视着藏獒。凶猛的藏獒此时愣一下,但立刻逼视着猪,催促着,猪只得转头继续往前走。
我的步伐影响了所有人的进度。风,扫过我的脸颊,如刀割过一样,我忍受着脸部的疼痛,没有准备任何防护脸颊的用品。时间在风中度过,高度已经不重要了,生命的感受是在接近死亡。嘎龙拉啊,我第一次接受你的询问。
没有声音的世界会被人看做是孤独的时空。两头猪的脚步非常缓慢,它们不再理睬那凶猛的藏獒。藏獒到了这儿不再低声嚎叫,它只用嘴顶着猪的臀部,催促着。藏獒是这里的主人,它在这里经历过无数次的雪崩,它曾经救过前面的这位向导。藏獒的沉默是因为藏獒的智慧,它对眼前的一切特别的熟悉,沉闷的雪峰会因为它的嚎叫产生危及主人生命的险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