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要说的


□ 贾平凹

《病相报告》出版之后,我的兴趣转到了中短篇小说写作上,今年连续在《北京文学》上发表了三个短篇,属于这批作品中的一部分。这些短篇小说写出后,我没有把握能否被杂志和读者接受,没想到《北京文学》给予积极肯定,连续地发表,并迅速被读者关注和喜欢,这对我是极大的鼓舞。
以我个人的创作实际而言,这批小说的产生是必然的。从新时期文学一开始,我就进入了文坛,但因为受时代社会的限制和自身水平不足,写作的起点很低,这就需要自己不断地学习和试验。几十年来,我是努力的,甚至是艰难挣扎,虽然调整的幅度一次比一次不大,但蓦然回首,面目已经全非。
目前的文坛,似乎流派逐渐退潮,小说的革命可以说基本告一段落,但觉醒和培育了我们的现代意识后,又如何寻找适合于中国作派的新小说的语感,作家个体的能量显得那么重要。我为此而激励,也为此常常陷于困惑和焦虑。在《北京文学》上发表的《猎人》《阿尔萨斯》《饺子馆》,可以看出我对小说的认识,也可以看出我把握小说时的一种生涩。
老早有一个现象在刺激着我,即那些太政治性的小说,或我们认为还深刻的小说,往往是外国人看不懂,而国内二十多岁的年轻读者也看不懂。我了解过这个层次的读者,他们热衷于在小说中读到心灵能颤动的东西,读到一种紧张感,读到一种纯粹的小说,我当然知道这存在着一个作家的精神和灵魂问题,但也曾调整自己的文学观和写作状态,遗憾的是我折腾过来折腾过去的一些作品不是维度单一未能升腾便是多义和模糊得一片混浊,误解误读就常难免。当这一批短小说发表后,回应得最热烈的是那些更年轻也更苛刻的读者,我非常高兴。他们的理解和肯定使我也年轻起来,虽然我已经半老,也曾经写过那么多作品,却感觉现在稍稍才知道小说是怎么一回事了。
2002.12.14于太白大堂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