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拜遍吴山十番叩庙——董红印象


□ 张弘

张 弘

第26届中国戏剧梅花奖颁奖典礼5月20日在成都盛大举行,我省有两位青年演员摘得“一度梅”。张家港市艺术团董红凭借在锡剧《一盅缘》中清丽婉转的唱腔,南京市京剧团的范乐新凭借在京剧《穆桂英大战洪州》中文武兼备的表演双双摘得中国戏剧梅花奖“一度梅”。至此,江苏共有40人45人次获得梅花奖,其中苏州市滑稽剧团的顾芗摘得梅花大奖。

像是三年前,记得是个夏天,江苏省组织了一次小戏小品学习班,约我做个讲座。下课后,学员中一个女孩找到我,说她是演员,递来张名片。我一看,还是个团长,不觉奇怪起来。讲座足足三个小时,全是编剧领域的内容,天气又热,我本以为只有写本子的人才有耐心听,演员么,大抵坐不住,至于团长,大多忙忙碌碌、事务缠身,一般也不会来。偏有这么个女孩,不但来了、坐了、听了,还意犹未尽,拉着我又说了好阵子,末了道:“张老师有空去我们张家港玩玩吧。”这便是我与她的第一次见面。

回家后,我对爱人小梅谈及其人。小梅问:她想改行做编剧吗?我说这自然不会。她来听课,大约是想提高对剧本的赏鉴力。在当时,有这种意识、这样兴趣的团长并不多,而在我看来,这却是团长们的必修课。有时,一个剧本投排与否,就在他们的点头摇头之间,其对剧本的判断是否准确,于剧目创作来说,成败攸关。所以,我记住了她的名字。

“她叫什么?”小梅问。

“董红。”我说,“张家港市锡剧团的董红。”

小梅应声道:“我认识她,她是个好演员。戏好,歌也唱得好。”

又过了一年多,省里的青年编剧罗周请我帮看一个她新写的剧本,特别说:“有一场戏,很忐忑,实不知能不能这样写。”我问:“是给谁写的呢?”她回答:“董红。”这个本子,便是《一盅缘》。老实说,看完后心中一惊,在我习惯性的思维中,锡剧团怎么会排这样的戏?它虽然取材于河阳山歌,却几乎完全摒弃了山歌复杂、跌宕的故事,只有简简单单四场戏,倒像是元杂剧的风格。剧本将人们惯常的对情节之关注完全转到了对情感点的表达、渲写上,这是剧作者的个性,然而这个个性,果真适合锡剧吗?我也拿不准。董红却很喜欢《一盅缘》。她说:我读到“还有茶钱未付”时,笑了,为着女主角脱口的羞涩;读到“我嫡嫡亲亲的赵郎”时,哭了,为着她拼命的爱。她说她要做的,便是将她的悲喜演出来,将之凝为一颗石子,投向观众可共悲喜的心湖。

作为年轻的剧团团长,仅有魄力将一个新剧本付诸排练是不够的,她还需要将个人意志推动、转化为整个院团、整个剧组共同的行为;作为一个演员呢,演这样的剧本,无疑是个考验,它将舞台极大程度地留给了表演者的血肉之躯,既不用繁复的人物、情节来分散观众的注意力,也令演员无处遁藏。我虽然心里支持董红,却也因为这两点,为她捏了一把汗。不过我所想的这两个问题,在她那里,都不是问题。她就像剧中林六娘叩庙一样,怀着真挚、热忱、决绝的憧憬,开始了她的登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剧影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剧影月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