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掐死了一只蚂蚁


□ 陈 雪

在我的被子上面飞快地爬动。
蚂蚁的步履异常矫健、快捷、轻盈,一点也不受大肚子肥胖的累赘和影响。假如是人拖着一个球状的大肚子,不是像临产孕妇般地蠕动便会像大腹便便的肥胖人气喘吁吁了。蚂蚁球形的肚子是与生俱来的大,不是发福和缺乏锻炼的原因,更毋需怀疑蚂蚁已步入中年,过着衣食无虑,非常滋润的日子。天生的就是自然的,自然的就显得合理和丝毫不拖累。我仍然盯着蚂蚁行走的线路,观察着它下一步的行动。其实蚂蚁没有叮咬我,蚊子倒常叮我,书房里都是书,我的床也很整洁,我没有吃零食的习惯,除了茶和烟是我的嗜好以外,在这个书房里再也找不出蚂蚁喜欢的食品来,看来蚂蚁的造访非常的盲目,非常的缺乏理智。我弄不明白它在寻找什么?寻找亲人,寻找朋友,还是寻找食物?不管它在寻找什么,我都认为它是错误的行动,要找食物去我的客厅里、厨房里也许会有所收获。假若是寻找亲人或朋友也一定无功而返,因为我从来没有在床上发现其它蚂蚁。如今看来蚂蚁是白跑了一趟。白干、白跑的傻事人也常做,不仅仅是蚂蚁,没有自己想要的东西就走呗。我看着蚂蚁匆匆的步履就好像是在寻觅回去的归路。它从被单的边缘爬上了墙壁,爬到窗台,翻过窗台以后它就离开了我的视线。也许快到它的家了,它的家一定是在我家附近,我们肯定是邻居。我在此已经住了好几年了,我们一直互不打扰相安无事,说明我们的邻里关系不算很糟糕。
进一步猜想蚂蚁的家里还有谁?有父母,有孩子,有其它亲朋住在一起吗?像我一样正处在上有老下有小的生活时期?它正在为生活奔波劳碌,也是最辛苦最吃力的中年?正在我胡乱思忖的时候,蚂蚁也许是急昏了头,也许是在路上遗失了什么东西,就在它快到窗台的时候突然折身回头,顺着原路又走回来,而且直逼我坐着的位置。我下意识地萌发了要驱赶它的念头。因为我容不下它,这是我的生活空间,我的书房。别说蚂蚁,就是母亲、妻子、小孩有时走进我的书房,我怕他们翻乱我的东西也不高兴地叫他们少到。家人常从我的愠怒中感知了我读书需要安静,感知了我的书房一定是一个神秘而丰富的世界。我无论如何也不能容忍蚂蚁对我的骚扰和对书籍的践踏,我下意识地挥了两下手,蚂蚁竟无视我的警告,无视我的存在,继续肆无忌惮地向我迎面走来,挺起的球状肚子还有些不屑和炫耀的意思。我被激怒了,苍蝇蚊子看到我的手一扬就迅疾地飞开,蚂蚁却如此胆大妄为、目中无人。就在这一瞬间,我动了杀机,我要掐死它。当我起手伸去,离它还有一点间隙的时候,它突然一动不动地倒下了,它被我的巨手吓晕了,我为自己的伟大而自豪,一出手还没动竟叫一个“邻居”吓昏在地不敢动弹,可见人类在其它动物面前是多么野蛮强悍,多么有威慑力量。正在我得意洋洋地自我陶醉时,蚂蚁却突然翻身而起,继续向我走来,我又一次伸出手去,不管它是真死假死,抓住就往窗台上丢。在我下手抓它的时候它故伎重演,我被它的胆怯再次引发出恻隐之心,还是轻轻地捏住它,轻轻地放在窗台上,并希望它从这儿快快滚蛋从此不相往来。也许它知道身处危险,厄运将临,也可能是我把它丢在窗台上时已折断了腿或手,但它还是活着,它顽强地站起来的动作有些踉踉跄跄和摇摇晃晃,没有了先前那种目中无人和四平八稳的傲慢形态。如果此时它拖着受伤的身躯回家治疗休养一段时间,也许会很快康复。出乎我意料的是,它只在窗台上摇晃了几下,犹豫了一会,又顺着原路欲爬回我的床上来。我无论如何也无法容忍蚂蚁的这一反抗,再次伸出手,发狠地用指甲在它球状的肚皮上轻轻一按,“噗”地一声脆响,一股汁液溅满在窗台的石米缝里,蚂蚁痛苦地挣扎了几下,终于死在血泊中。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