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95%的真实


□ 吴冠平

95%的真实
吴冠平

《马背上的法庭》的美学追求似乎没有改变独立电影时代所谓“第六代”所习惯的表达方式,但表达的对象变了,成了底层的“国家公务员”,不再是压抑的普通城市青年。这样的变化是否有意味呢?

吴:当初怎么想到拍这个故事?
刘:我做了十几年独立电影的摄影,那些电影关注的都是边缘人。十几年后我做导演,我想应该对这段创作有所提炼。我是个超级关心社会问题的人,什么社会杂闻都看,其实像我这样的人现在可能已经被这个社会抛弃了。之前,大家一讲“主旋律”电影,讲这种模范人物的电影的时候,肯定是概念先行,是走在主义上的。而我现在如果再按以前的思维去做这样一部电影肯定不行,就像你要去给一个沉迷于网络游戏的小孩讲网络的危害,说多少都没用,不如你和他一起玩,你把他打败,让他服你,认你做大哥,你再把他拉回来学习,他可能还听。也就是说,你必须用现代人所能接受的心态和方式,来跟他交流。我们之前做的独立电影走的是底层人物、走人物和社会的关系、走人物命运,在手段和方法上与传统的主旋律电影是有区别的。可以说,《马背上的法庭》对人物的处理方式和过去的地下电影是一样的。我觉得自己没变。我们之前的那些独立电影,你仔细想想,没有特不主流的价值观,人类共同的道德规范还都在。

吴:在我看来,《马背上的法庭》的主旋律与以往主旋律的不同之处,一是“主要英雄人物”的行为目的,二是影片所体现的价值观,关键可能还不在于是不是纪实。我们不喜欢的那种主旋律中的“主要英雄人物”通常像个提线木偶,个体的思想永远不能支配自己的行动,甚至可能是行动的障碍,而所有行动后面都多少有一些教条的概念;整部影片的价值观也不是“与时俱进”的……
刘:我的创作态度是很严肃的,从找人写剧本到开拍,用了大概两年的时间。我最早看到这个新闻报道的时候有一种原始的感动,都现在这个年代了居然还有人去干这个!他去那种偏僻的地方办案,他能得到什么?当时就很有兴趣去探究为什么!我用了很长时间去体验生活,去找使人物行为合理化的依据。我必须为人物找到一个合理的依据,不能简单地就认为他们受党教育那么多年,是有共产主义理想的人。去当地体验生活以后,我觉得他们是没办法。那个地方的人还没有被经济化到其他发达地区的那种程度,他们之前的那种理想的冲动还在。我力图透过一个流动法庭的办案之旅,透过制度下小人物的命运,折射出中国法制和中国少数民族地区的现状,民族的问题,文化的问题,环境的问题,发展的问题,宗教的问题,传统与现代的问题,司法公信力的问题……
吴:法官老冯这个人物好像有点反讽的意味。全片中,他从来没依法办成过任何一件事情,而且全片的情感线索是有妇之夫的老冯与女同事老杨的暧昧关系。
刘:情感这条线是杜撰出来的,之所以这样杜撰是因为我们想走人物而不是事件。人物应该是立体的,法官老冯也应该有感情。其实当时我也找不到一个理由让他在这条路上一直这么走下去,你总要给他一个在现代人的价值观里可以接受的理由。他和老杨这么多年一直这么走,这之间的感情可能也是一种惯性。没有老杨,也许老冯十年前就走不动了。
吴:这样的设计在以往的主旋律影片中好像不多见,讲男女感情的有,但不像老冯这样。“主要英雄人物”有自己的私欲,而且这种私欲是完全个人化的。还有那个年轻的法官阿洛。
刘:其实一开始我很排斥这个年轻法官的角色,中间我一直在动摇。从真实性角度来讲,这个年轻的法官是最不真实的,在当地没有这样的年轻人。边远地区县乡一级的基层法院已经有七八年没有大学生来了,可我实在没有勇气只拍一对老头和老太太。
吴:年轻法官的角色在剧作上是具有功能性的,他把你想要的东西给激发出来了,否则整个故事有点顺拐。老冯和阿洛之间的冲突更体现时代特色。
刘:最早选择拍这么一个公务员的时候,心里也斗争了很久,觉得有点自找麻烦。因为选择写一个公务员你就必须考虑审查的问题,这点顾虑还是很重的。但我知道影片有一点把握住就行,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那个报道时所感动的地方,老冯这样的人物身上还保留着的是我们这个社会已经缺失的责任感。尽管他身上还有各种各样的毛病,可能方方面面都不达标。
吴:老冯和阿洛发生争执那场戏,当阿洛揭了老冯的隐私后,老冯选择沉默以对,你为什么要这样处理这段戏?
刘:当时拍的时候,这场戏的争论很大。李老师最初觉得这场戏没用,应该拿掉。在原剧本中,他给了阿洛一巴掌。李老师觉得一个小孩子,打他干嘛?但如果不打,这个冲突就没意思了,所以这场戏应该拿掉。我们沟通了很长时间,决定按现在这样的方法拍。
吴:在镜头处理上,我发现影片更多体现的也不是建构主人公的力量而是拆解力量,法官老冯很少有正面的镜头。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