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开屏


□ 宋小词

  1

  朵,你妈摔了。老家隔壁的马叔在电话里说得急匆匆的。秦玉朵顿时一惊,问,没摔着腿吧?马叔说,腿没事。秦玉朵稍稍安慰了些,问,怎么搞的?马叔说,下雨,你妈搭梯子上屋检漏,梯子打滑,你妈就摔了,送到乡卫生院拍了片。骨折两处,肩骨和肋骨。现医生在给她绑石膏。

  秦玉朵急得团团转,真是平地里添乱,单位领导正处于辞旧迎新之际,各方人马动荡不安,她屁股下的位子本就不稳,现改朝换代,万象更新,会不会把自己更掉都还另说呢,她只能认真上班,不迟到不早退,像母鸡趴窝似的把屁股下的位子趴住。这是个节骨眼,可妈竞不合时宜地骨折。哎,少不得要请假,还不知道新局长是个什么脾气,新官刚上任,就往人跟前递请假条,有不给人面子的嫌疑。又气,气妈,都什么年纪的人了,还爬高爬低,不少吃不少穿,一周打三四次电话,千叮咛万嘱咐要照顾好自己,答应得好好的,现在把自己照顾得骨头都断了,还进了医院,硬是不让人省心。

  她在心里打算好了,就请两天假,回去赶紧把妈接这边来,刻不容缓。这样妈照顾了,工怍也照顾了,忠孝两全。

  把妈接这里来,是秦玉朵一个人的主意,回去还得跟丈夫南翔说一声,得跟婆婆冯岚说一声。这比跟局长请假更让秦玉朵皱眉头。当然,他们母子不会说什么,她家就她一个独女儿,妈不能动弹了,不指望她还能指望谁。也就是你说了,他们不搭腔,一个跷着二郎腿大爷般不说话,一个双臂环抱娘娘般不吭声。沉默,但只要是不反对,就算是同意了,默许大抵就是这样。秦玉朵没指望他们能热情地伸开双臂迎接亲家母或者岳母的到来。能做到表面上的客气就算是抬举他们是宦门之家士大夫出身的了。

  这个家对秦玉朵的轻视打从秦玉朵与南翔谈恋爱的时候就开始了。大四毕业那年,南翔头一次领秦玉朵进家门,在沙发上,婆婆冯岚翘着兰花指捏着紫砂小茶杯,眼睛红外线扫描仪似的将秦玉朵从头看到脚,又从脚看到头,秦玉朵在这种密不透风的扫视下,心里打鼓似的咚咚咚,腰板僵硬在沙发靠背上,一动不敢动。南翔在书房陪他爸爸聊天,客厅里无人救驾。秦玉朵急中生智地对冯岚笑了笑,讨好地笑。

  冯岚也笑,问,小姑娘是哪里人?

  秦玉朵说,萧市的。

  冯岚问,城里的?

  秦玉朵说,下面秦县的。

  冯岚问,秦县县城的?

  秦玉朵兀自气短,说,下面的。

  冯岚还在不耻下问,城郊的?镇上的?

  秦玉朵的头不自觉地低了下去,双手夹在腿缝处搓过来搓过去。客厅里安静了片刻,冯岚的声音停歇了,但脸还是望着她,那表情还没停歇,摆明了要问个水落石出,她是在等秦玉朵自己回答。好半天,秦玉朵才蚊子似的说出,我是秦县马镇乐村的。冯岚像吃了炸药似的惊道,农村的?秦玉朵的脸一下子涨红了,她是为自己的出身有点难为情,甚至自卑,但眼前这个披着貂毛披肩的老女人像是跟农村有仇似的,那声惊叫充满了对农村人的嫌弃与厌恶,很是伤了秦玉朵的自尊。一下就冷了场,然后,冯伯母客气地把水果盘往秦玉朵那边推了推,说吃桃,这是新摘的蟠桃。这礼让是一种抚慰,只是姿态上有些趾高气扬,像天庭里王母娘娘般。秦玉朵拿了蟠桃,朝“王母娘娘”望了望, “王母娘娘”也回报了她一个笑,那笑一点点晕开,跟他们家博古架顶上供着的独山玉观音一样,有种敷衍的慈眉善目,是那种对你了如指掌洞穿内心后,旗开得胜然后在心理上又无比藐视的笑。这笑跟衙门里喊“威武”一样,一下就震慑住了秦玉朵。那天,招呼秦玉朵吃完蟠桃后, “王母娘娘”就进了书房,把秦玉朵一个人晾在了宽阔的客厅里,硬着头皮听了半个小时的中国京剧音配像之《红鬃烈马》。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