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童年世界和成年世界的自由出入


□ 胡笑梅

  小说理论中的“复调”概念最早是由前苏联文论家巴赫金从音乐理论引入的。后来,米兰·昆德拉在其创作中运用并发展了巴赫金的“复调”理论,提出了“文本的复调”。不同于文本中的“独白叙事”(指作品中人物的情感、态度、观点都来自于叙事人的一厢情愿,根本上是同一个叙事者的同一种声音),“复调叙事”指在同一叙事中并行着两个甚至更多声音的叙述方式。在这类叙事模式中,作者往往把自己内心的认知、矛盾、困惑、评价等通过叙事者与主人公对立的声音表现出来。
  宁夏青年作家、第九届“骏马奖”得主了一容的新作《三十年河东》就是一部儿童视角和成人视角转换自如的复调叙事文本,以儿童视角真实再现成人世界的景致,同时借助成人视角对儿童叙事者所展示的世界进行评论,凸显人事盛衰兴替、变化无常的主题,具有独特的美学价值。
  
  一、儿童视角
  
  儿童视角是一种“借助于儿童的眼光或口吻来讲述故事,故事的呈现过程具有鲜明的儿童思维特征,小说的叙述调子、姿态、结构及心理意识因素都受制于作者所选定的儿童的叙事角度”的表达策略。
  《三十年河东》是叙事者“我”对童年生活的回忆。既然是“回忆”,那么它必然是“过去的‘童年世界’与现在的‘成年世界’之间的出与入。‘入’就是要重新进入童年的存在方式,激活(再现)童年的思维、心理、情感,以至语言(‘儿童视角’的本质即在于此);‘出’即是在童年生活的再现中暗示(显现)现时成年人的身份,对童年视角的叙述形成一种干预。”在整个故事的回溯过程中,“我”只是一个活泼天真、好奇顽皮的儿童,始终以一个儿童的口吻进入叙事系统。
  小说前半部分,在黄泥院落“远远看上去火焰焰的……日头从早晨一直可以照到黑”,“两耳灌满了蜜蜂汪朗朗的声音,跟一曲永无止境使人昏昏欲睡的音乐一样”,蜜蜂“腿上拖着沉重的一嘟噜一嘟噜颜色各异的花蜜回到窝门上”,“腿肚子上的花粉疙瘩实在太沉,加之蜜蜂似乎是从很遥远很遥远的路途飞回,显得那么疲累,要在窝门跟前歇缓一口气,然后才拖着花蜜钻进窑窝里去”,“后来,蜂儿窑窝子里里外外都飞满蜜蜂,它们成群结伙一疙瘩一疙瘩地飞来了”,“我把手指伸过去让蜜蜂趴在手指上,将它小心翼翼放回蜂窝”等相关叙述中,大量运用了儿童口语中常见的拟声词(汪朗朗)、叠音词(火焰焰)、叠韵词(嘟噜),真实再现了儿童视角中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观,阅读起来倍觉单纯、生趣、清新。
  小说中间部分,“我”偷偷“学父亲抹死了一只黑蜂,感觉非常过瘾”,“我没有理会父亲,趁他不备,叉摁掉了几只黑蜂”,“我嘴里应着,心里却不满和倔强得很,得了空子就跑过去摁死几只黑蜂”,“过了两天,蜘蛛死了,我很后悔,想那蜘蛛一定是被气死的”,“不知道为什么,这件事我却羞于问大人。这样的话怎么敢问大人呢!我就在心里藏着,偶尔想一想”,“我一下子感到魂飞魄散,心里非常懊悔非常懊悔,觉得都不想活了”,“每当他们嘀嘀咕咕的时候,我心里就非常难过,真的想哭,感觉前途一片迷茫”等叙述中不难看出,“我”的指东偏西、倔强叛逆、有些恶作剧的行为方式,以及性意识刚刚萌动时那种欲说还休、疑神疑鬼、滑稽可笑的思维方式显然是属于孩子气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