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终极之爱


□ 蔡玉明

  我十分确认:我公公对婆婆的感情是人世间最顶点的那一种,尽管当中没有任何浪漫的 色彩。
  公公和婆婆是绝对的平民百姓。公公的文化程度是勉强可以看看报纸,婆婆则能看懂" 郑彩其"这三个字,那是她的大名。
  公公婆婆来自粤西恩平的一个穷困小村子,还没解放就到广州谋生,在偌大的花花绿绿 的城市中心住了半个世纪,说的还是地地道道的乡下话。究其原因,是他们之间极少言语, 我结婚后同公公婆婆同住11年,从未见到他们之间有过五分钟以上长度的谈话,所有交流与 理解,尽在不言中,顶多某一方提个什么要求或问个什么话,对方便是"嗯"的一声,简约 ,明了。
  所以,十一年,没见过他们红脸、吵架。唯一的一次,却是惊天动地。那是公公78岁那 一年,他曾为婆婆自杀。
  我至今仍找不到任何答案的是:公公为何对我婆婆如此爱怜。公公是个七级建筑工,当 年的工资是很高的,与当时做中学老师的我相比,几乎是我的两倍。婆婆是个家庭妇女,大 概做过保管自行车、居民小组长之类的职业。婆婆不知是因为与生俱来性格所致还是肺气肿 等病的原因,说话从来细声细气的,不急不躁。公公对于这位夫人,言听计从,从不说"不 "。
  那一年,婆婆已是将临油干灯灭的状况,病得只剩一双深陷的眼睛,还有一层皱皱的皮 ,包裹住干干的一副骨头。公公心痛婆婆,承担了所有外出任务:每天起大早去"饮早茶" ,给婆婆带回早餐,之后按婆婆的吩咐,到市场采购当天的东西。
  公公自杀的那天,发生了两件事情。
  第一件是公公执意要送一个纯铜的水烟筒给婆婆,婆婆却心痛花那个冤枉钱坚决不领情 。那支纯铜水烟筒真的很漂亮,不到200元,相当于当时半个月的工资。我不清楚怎么回事 ,但肯定,这种东西在解放前,在公公婆婆年轻的时候,一定很贵重,贵重到只有富贵人家 才用得起的那一种。比如我在四川刘文彩庄园就见过展出这个东西,表示当时大地主如何奢 侈。我猜想公公见婆婆已是风烛残年,执意送一样贵重的东西给夫人。婆婆极省俭,极讲实 际,当然竭力反对。这样就爆发了这对和平夫妇有史以来的第一次"战争"。
  公公说:"你不用铜烟筒我把你的大碌竹劈了!"
  大碌竹是婆婆用来抽烟的土法自制烟具。用一截手臂粗的竹筒,斜斜插上一支小铁管, 小铁管塞上烟丝,竹筒里装上水,抽烟时咕噜咕噜地响。
  婆婆说:"你劈了我重做一支。"
  就这么两句话,他们之间来回小声说了几遍。可两人都动真格生气了。
  第二件事是公公去市场买菜。婆婆吩咐公公,买几个红薯--婆婆咽食米饭已十分困难 ,多是吃容易吞咽的红薯。
  公公第一次去市场,人老眼花,买回来的是马铃薯。
  公公又第二次去市场,一心要买婆婆吃的红薯,鬼使神差,买回来的是土豆。
  公公很伤心,躲在房间里反反复复说自己不中用,之后,一口气喝下了半瓶白酒和半瓶 安定片。......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