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龙马精神


□ 唐明华



(一)

老马蔫了。
饭不思,茶不饮,一天到晚恍恍惚惚,眼瞅着腮帮子瘦了,胡碴子肥了。
马龙原本就瘦,初次照面,容易让人想起一句成语:饥寒交迫。不过,这一瘦,人反到精神了。你瞧他,说话干干脆脆,办事风风火火。尤其到了酒桌上,每每妙语连珠,一种马龙式的幽默如同陈年的酒香从他密匝匝的胡碴里袅袅弥散,于是,在大伙会心的笑声中,他眼角的鱼尾纹也滋润地舒展开来,脸上的笑容也随之灿烂了许多。
当然,老马也有烦心的事。只不过,这一回是他自找的。
上级提拔他,让他去汽车站当站长。他呢,居然受了惊吓,仿佛杨白劳撞上了黄世仁,错愕中,兀自露出破绽了。真的,在中国当官是一个多么诱人的字眼呀。尤其在威海,在这个农耕经济传统悠久的滨海小城,当官的滋味更是妙不可言。这么好的机会,别人打着灯笼都找不到,他倒好,天上掉馅饼,反而埋怨砸错了人。你说,他脑壳里是不是进水了?!
看得出,他有自己的理解。
并非天生厌恶作官,只是经历了十年浩劫,他对仕途的看法完全改变了。的确,当年的“走资派”俨然就是一具具沉重的政治甲骨,前车之鉴啊!从那时起,他便有了深刻的警惕。他觉得,当官如同一个嗳昧的陷阱,一旦落网,日后很可能身败名裂。然而,怕什么偏偏来什么。虽说时过境迁,毕竟余悸犹存,以至于一提当官这码事,他老马便杯弓蛇影,本能地产生一种恐惧的感觉。

(二)

第一次感觉恐惧,是看见爹吐血。
原本是一个宁静的黄昏,倦鸟归林,牛羊回圈惟有爹那疲惫的身影还在房东的小菜地上晃动着。快两年了吧,他就这样不停地忙碌:运石、烧砖、备木料……如同一只筑巢的蚂蚁,爹用汗水一点点积攒着一个欢乐的时刻——顶多再有半个月,新房就能动工了。一家三代一盘炕,祖祖辈辈多少年,如今就要熬到头了。是啊,菜地虽小,却分明是全家的福址,谁能想象转瞬间它竟成为生命的祭坛呢?!
起先是干咳。接着,一次突然的痉挛子弹一般击中了爹。他双手捺住胸口,痛苦地搐动了一下,就在这同时,一串古怪的声音从爹身体的某个角落进出,震颤中,宁静的黄昏倾斜了。爹虔诚地俯在草丛里,像一具供奉的牺牲。血,淋淋漓漓地从他的嘴角涌出来,在草地上洇展,渲染,仿佛花蕊慢慢绽放,绽成一朵又一朵恐怖的花。
这是爹自我祭奠的花环么?
1957年,爹正巧57岁。宿命?还是巧合?
娘大病一场。一个多月后,她摇摇晃晃爬起来。新房终于动工了。应急的钱款是靠爹的面子东拼西凑借来的。父债子还是老规矩,于是,马龙继承了第一笔也是唯一的一笔遗产——280元债务。在当时,这已然是一个令人眩晕的天文数字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