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浮想与碎屑


□ 黎 晗

  黎晗一九六九年生,福建莆田人。早期创作以散文为主,后转向小说。作品散见于《十月》《作家》《都市美文》《中华散文》等刊,入选《新散文十五家》《美文典藏》《2004中国年度短篇小说》《2006中国年度短篇小说》等多种选本。出版有散文自选集《流水围庄》,中短篇小说集《呼唤龙》《贞元年间的隐秘镜子》。
  
  丢了
  
  不知道为什么,老是忽然想起,有一大把稿子丢了,一页四百字的淡绿色方格纸,黑色圆珠笔,三四个系列,六七万字……都是在恍惚间猛然想起的,半夜书看了一半,长途车晃了一下,疲惫地张开眼睛,前座的女人一头乱发披挂着,早晨刷牙牙龈出血,吐出来红白相间的液体……没来由地就一阵揪心:六七万字啊!丢在哪了?间杂着的,却是好一番惊喜,三四个长散文呢:草色;乡间小戏舞台上温暖的夕照;黑得油光的条石,上面躺了一只绿眼睛螳螂;一双布拖鞋,女主人刚刚让出来,穿上时,少年的脸偷偷红了……醒来时,却又是好一阵的伤感和沮丧。没有,没有四百字方格纸,没有日本带回来的黑色圆珠笔,没有那种女人脚底不小心留下的动人心魄的温热!什么也没有,什么都没有,哪怕是梦里或类似于做梦的时候,无数次地认定有过……
  可是,为什么老是觉得有过呢?厚厚的一大叠,分明写着的,翻开一页还有一页,一页连着一页,多到需用一个大木夹子夹着。十几年前,年轻时候,在我的故乡围庄,就是那样写着的,从黄昏写到黎明,从午后写到天黑。黑色的圆珠笔出水顺畅,笔迹的黑可以从黄昏的雾霭里清晰地浮现出来。黑色圆珠笔,他们从日本带回来的。他们从日本写信来,“希望我带什么呢?”“什么都不要,就要圆珠笔,我还写着呢!”笔芯用光了,又一个朋友回来,又是一大把,又用光了,然后就有了一页页长长的文字。最后一个朋友回来时,刚好不写了,刚好离开了相伴多年的围庄……
  可是现在又如此清晰地想明白了,根本没有那些文字,是有过从日本回来的朋友,是有过大方格纸,是有过文字,但是,并没有那几个系列。
  这是为什么呢?没有的过往,却一次又一次地觉得有过。既然有,却为什么又如此确切地对记忆做了梳理和了断?除了文字,除了那些琐碎的散文,我还有多少记忆错乱或刻意地被自己隐瞒了?
  跟她提起这些,颠三倒四的,一会儿言之凿凿,一会儿又满脸狐疑,自己把自己解构得支离破碎的。她耐心听着,最后叹了一口气:你呀,这么久了,好多事还是放不下。
  真的是放不下吗?放不下,又为什么都遗忘了。
  
  眼镜隐喻
  
  晚饭后,跟老婆说,年前不是说,搬家后,忙过这个年,要帮忙配副眼镜吗?
  “好吧,既然这样,配个好的。”
  既然这样?既然怎样?为什么非得要好的?没这样说出口,心底却这样嘀咕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