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冷战封锁下的民众文化


□ 钟 乔

冷战封锁下的民众文化
钟 乔

  车行,沿着冰冷的高速道路。窗外,湍急的江水,在蜿蜒的山脉和忽隐忽现的日光间,沿着一道边界流淌着。“有没有……那铁丝网……穿过……就是分界线……”韩国民众戏剧的年轻朋友,用一贯不顺畅的英语,和我比手画脚,拉大嗓门说着。车窗外的景象,稍纵即逝,我一时也分辨不出,他手指的远方,哪里是铁丝网?哪里又是蔓草横生的冬日荒丘。
  手里握着称作是Kimbak的韩式寿司。上车时,就听说这是很民间的随身食物,不可与习知的日本“寿司”相提并论。我用心吃着,当真感觉海苔紧裹着白饭的结实,的确和称作“寿司”的日式精致美食,有着极为不同的口感。
  “我们就快到了!”
  “嗯……嗯……”我点头回应,心里却不免疑惑:“这么快吗?”尽管这么多年来,在讨论东亚冷战的文章中,似乎耳熟能详地阅读着关于南、北朝鲜分界的三八线,却在身临其境时,一时难以想象,两方对峙的分界区,竟就在距首尔十分不远的此处。
  一行人抵达。分界区就近在脚底。冬日里,瑟缩着身子,我们得换车,才能进到警戒区。我一下车便发现,不远处有一个卖纪念品和供应餐饮的平面建筑,像是熟悉的观光旅游点上的景象;另一侧的小丘上,一座古老亭台,挂着一只和平钟似的艺术品,工整的书法,予人典雅而素净的联想。往前,我们步行来到已经被封禁的一道老铁轨的铁丝网前,寒风中,吊挂着一片期待民族统一的抗争头巾。不免联想,必定是从许许多多社会运动场合遗留下来的,而今,攀落于时间残痕上的、激切而悲忿的呐喊吧!
  在广场上停留,看同行的伙伴拍照,便有些异样的感觉在心头起伏。不知怎的联想起两年前的五月,初踏进光州民主受难墓园时的那一瞬间。没记错的话,“民主受难墓园”是二○○二年于光州近郊竖立起来的纪念园区。偌大的广场上,有一高耸及云天的纪念碑。碑形由两片滑向天际的、似云彩般的大手,护着一颗象征生之希望的石卵。
  在这纪念碑石的仰天姿势中,可以找到韩民族对因抗争而受难的革命者的崇高尊重。
  当我在碑前的坛上默哀,表达一己渺小的景仰和钦佩之情时,又不免想起,关于政府打算挹注庞大资金,让光州成为全韩最重要的观光文化城市的新闻。
  在市场取向的社会环境中,借由文化创意产业发展不那么庸俗化的和低劣的产品,早已不是一件令人大惊小怪的事。然而,无论在光州或三八线的分界区,面对着被视作景点的观光建筑、碑石、园区,总是感到一种发自内心的忧虑和烦恼。简单来说,就像“韩流”成为一种价值倾向的趋势时,我们总不免担心商品化带来的巨潮,会不会不着痕迹地就吞没了人们对于苦难记忆的真实感。
  如此一来,我们是不是进入了一直没有在东亚地区被彻底实现的“后冷战”时期的问题意识了呢?我的回答是:虽然,冷战高峰时期美国在东亚地区的单边霸权,随着东亚区域的经济整合而渐次失去全盘掌控的情势,然而,朝鲜南北分裂以及台海两岸对立局面的紧张,却未曾稍稍松懈。“冷战”似乎仍存在于东亚这块高度政治性的地域。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