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麻花


□ 杨金辉

  1
  说实话,麻花是很不情愿去见杜元的,真是迫不得已。望着杜元,她心里像掖了一把盐。可是想想不这样又能怎样?怪不得乡下有这样一句俗语:乡亲乡亲断蔓连根。谁说谁用不着谁,那都难说。这不,几日不见,杜元就像天神下凡一般对峙在麻花面前了。麻花认为要解决自己家当务之急的大事现在就离不开杜元。人与人之间的事就这么微妙,微妙得让你看得见也能摸得着。
  三年前,麻花还没有嫁给二念的时候,她还在镇上卖麻花。那时牛角村的二念,在镇集市上贩鱼。二念平常在家很懒,鱼贩子这活儿虽然也不轻快,首先是兜里有了钱,有了钱就是累心里也舒畅,人就这样,这叫精神支柱。另外还有一根精神支柱,那就是来自于麻花。他常常面对对面那个卖麻花的姑娘暗自伤神,姑娘卖麻花,名字也叫麻花,这可就更耐人寻味。有一次,二念好奇地问麻花:麻花,麻花真是你的真名吗?麻花说,可不,当初俺就想啊,既然俺叫麻花俺卖麻花肯定能挣钱,果不然,俺这麻花生意真就做得来。二念忍不住笑了,麻花也忍不住笑了。二念发现麻花笑起来的时候两个酒涡也像麻花,不过他发现那一对笑得像麻花的酒窝里,多了一种内涵,那就是稚气和可爱。后来就是这副稚气和可爱的酒窝,给了他无限的想象。麻花也曾打听过他的名字,二念,你为什么叫二念?二念说,我念书的时候,一遍记不住,就念二遍;其实二遍也记不住,还必须得再念三遍。麻花嘎嘎地笑了,笑得像麻花落了一地。不知怎的二念从此就偏爱吃麻花了。
  有天中午,二念在买麻花的时候,突然这样问起麻花,你说我干这生意是不是有点呆才?麻花当时被问懵了,打了个愣怔才说,二念,你是有点呆才,如果你现在是个大老板,那多气派;可你得有条件啊,手里得有足够的余钱,余钱就是活动资金。你说啥叫老板,老板就是有一张结结实实的大板桌,支撑着你在上面点钱。点久了就成老板了,点不久就成菜板了。
  二念被麻花奚落得不轻,不过这倒把二念的思路给激活了。二念思量来思量去,最终琢磨出麻花那番话的意义深远了。特别是最后那句,点不久就成了菜板,真是恰如其分。可不是嘛,只因为兜里没有钱,点不久到如今才只好贩鱼嘛。麻花我真是小看你了。
  
  2
  二念怎么也没想到,他的老板梦就像他追求麻花那样,悄悄地向他靠近。那是一个深秋的傍晚,二念正要准备收摊的时候,一个人突然站在了他的面前,他抬头一看,原来是大舅家的大表哥石梁。大表哥一脸的微笑,首先给他递过一支香烟,然后说,走,跟我走。二念摸不着头脑,说,表哥,去哪?大表哥说,饭店。
  第二天二念没有来麻花的对面卖鱼,第三天也没有来。第四天的时候,二念穿着一身挺括的西服突然出现在麻花的面前,令麻花大吃一惊,差点没有认出面前的这位阔少爷竟是二念。
  麻花说,二念,原来是你呀,啥时你又托生了?你是不是二念?
  二念说,我是二念。今天我是想吃麻花了,来看看你。从今往后我不再做贩鱼的生意了。现在我已是明阳钢铁销售公司的副总。今天我特意来向你道别,以后你若有用得着我的地方说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