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吴冠中与言说的意义


□ 陈 侗

  最近十多年来,人们对吴冠中相当关注,理由是他大胆地说了很多真话,例如批评教学评估是劳民伤财,批评美协和画院是衙门,让有同感的人很解恨,当然更让那些当事人——或者我们可以称呼他们为被批事物的既得利益者——恼火。
  其实,除了吴冠中,民间社会对于这些事物的荒谬,私底下也有过不少批评,但是没有一个人能够起到吴冠中的代言作用,可以说吴冠中是不负众望地充当了文艺界的斗士。而且,很重要的一点,吴冠中作为一个批评者更具有我们今天所说的“公共知识分子”的特征,因为他的批评对象很多时候超越了他的个人艺术实践。
  他那些每次都引起争议的批评,无论对事还是对人,都可以归纳为一个观察者对于陈旧体制的不满,因而具有极强的社会性,尽管这些社会性多数还只是体现在艺术或文化事务当中。于是,借助于一个更具有社会性的艺术市场,人们还可以通过这些批评的强度重新去看待他那些以形式追求为旗号的作品,从而发现他真正要摧毁的是现实主义的堡垒。
  这个现实主义,我们知道,它不仅仅是当代继续生效的文艺主流,所谓的“主旋律”的不二法门,同时它还作为一种价值观主导着人们的生活。因此,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即便我们认为吴冠中的半抽象艺术仍然属于经过改良的现实主义,观念仍然停留在——或他自动地将它们设定在现代主义初期,命题仍然只是针对中西文化的融合,但是,他的坚定的态度和每一次击中的要害,都体现出他已经是站在思想者的角度在考虑问题了。
  近百年来,中国的艺术家中如吴冠中般有胆识的实在不多,多的是聪明灵活和喜欢说俏皮话的人。艺术家一旦介入现实,就很难既对现实发言又保持艺术的独立,唯艺术者的聪明做法则是完全回避现实。吴冠中对于这样一种状况自然是看得很清楚,不然,他就不会冒犯徐悲鸿和齐白石(至于他说,一个鲁迅抵得上两百个齐白石,倒显得真有些不慎,但愿他说此话是在某个特定场合)。他说徐悲鸿是“美盲”,倒不是要贬低徐悲鸿的作用,而是他太懂得徐悲鸿那一套现实主义模式在中国是很容易生根发芽的,因而中国的艺术要发生一场针对自身的革命就完全不可能了。
  吴冠中和徐悲鸿都是从法国留学回来的,观念和趣味却相差甚远,站在艺术史或当代文化的角度,我们可以说吴冠中是对的,不过他的局限性也由此体现出来:用“美”来评判一切似乎是二十年前该做的事,我们今天已经悄悄地用“艺术”替代了“美术”,不正是基于“美”已经被现实主义的“主旋律”专有了吗?如果继续谈“美”,或用“美”来表明艺术家的所有追求,那么“美”就必须作为一个概念来看待,但事实上,“美”至今也没有成为一个概念。
  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一些吴冠中的名言流传于世,这让性格张扬的他显得特别“老来俏”。他的艺术生命力大抵也建立在敢于言说的基础上,尽管那些注重“形式美”的作品,本身言说的观念是相对简单和过时的。按照常理,吴冠中的“形式美”主张是纯属于个人实践范畴的,从中提炼出来的“艺术规律”也的确只涉及形式层面,而且对这个形式层面的阐述很自然地又是以吴冠中个人的艺术实践为参照,因此,很容易给人造成现实主义的反面即“唯美”或“形式美”的错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南都周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南都周刊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