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孔子答记者问


克 定/文

子贡:请大家安静,现在,请孔老师就大家所关心的孔子研究及中国教育问题,在这里回答各位的提问。(孔子欠身鞠躬)

记者:请问孔老师,您一生为中国文化作了很多的贡献,在世界上有很高的知名度,请问您对此有何感想?

孔子:谢谢你的抬举,我是个很普通的教育工作者,教师育人,是我的本分,没有什么值得张扬的。我的学生倒是不少,所谓贤人七十,弟子三千,都表现不错,各有各的本领。后来我的教科书被全国通用,谓之孔学,也有人叫“儒学”,名目繁多,全国都学,那么多人,都说是我的学生,只能算广义性质的学生,并没有亲授。有人称我为至圣先师,言过其实,我是不赞成的。胡适先生说我是孔家店,其实我并不反对新文化运动,我编诗经,采集民歌,就是走的新文化的路线。至于复礼,也不是复旧,按当时的情况,礼崩乐坏,就是颠倒人伦,对国家是很不利的,“克己复礼”就是说要从每个人自身做起,恢复礼乐,逝者如斯,旧东西是没法恢复的。

记者:文革十年,您的学说被批判打倒,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孔子:十年动乱,我也被整得很厉害,被戴上“孔老二”、“封建统治者的卫道士”的帽子,和“地富反坏”一样“天天斗”,苦不堪言。当时也可以说礼崩乐坏,不像样子,而我的“克己复礼”这句话,就成了“复辟资本主义”的“反动言论”。不过,十年弹指,倏耶忽耶,从历史的角度看,并不会影响人类文明的发展。

记者:现在研究孔子的人越来越多,您对此看法如何?

孔子:昨天我听颜回告诉我,“孔子热”风靡全球,祭孔、读经、讲学、办学,到出书、拍影视,连外国也知道我的情况了,呵呵……颜回手里有一个统计数字:截至2009年10月底止,全球已建立282所孔子学院和241个孔子课堂,共计523所,分布在87个国家地区。某公司以3520万元的天价,标中“孔子学院网站运营服务项目”。此外,“网络孔子学院硬件平台建设项目”、“网络孔子学院CDN建设及系统集成项目”、“网络孔子学院CDN建设IDC托管项目”、“孔子文化产业股份有限公司”、“孔子传略大型丛书编撰委员会广告公司”纷纷上马,标底都是千万以上。研究来研究去,我的学说本身也无非是“教育”二字,只不过那时候没有数理化,主要是人文教育,道德教育,包括六艺等等,一点也不神秘。有时候谈点政治,也离不开礼乐。这样广泛深入持久地“研究”,恐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当然,用孔学联络国际关系,促进了解,增进文化交流,是无可厚非的,但是,晏子说得好:“婴闻之,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异也。”美国的红枫在新英格兰为落叶树,而在佛罗里达则成了常青树,这又是为什么呢?也是水土不同所致。难道我们连这个问题都不清楚吗?

记者:现在有人认为您就是中国强大的“软实力”,您对此有何高见?

孔子:实力就是实力,没有什么软的硬的之分。从“孔家店”到“孔实力”,也是顺应世界潮流,与时俱进,怕就怕是软骨头。所有传统的东西,应该说都是我们中国的实力,只要好好保存光大,就能使中华民族强盛起来。一个没有文化根基的民族,无异于没有资本的商人,还奢谈什么“输出”?

记者:请对教育收费问题谈谈您的看法。

孔子:我和弟子们研究,准备向教育部、外交部打个报告,申请一些经费,同时向全球的孔子研究机构,索取一点回报。“孔家店”名声在外,可现在经营状况并不理想,还不如钱聚德、狗不理。我的收费标准仍然是两千年一贯制:十条干肉,从没上调,我也不打算上调,现在贫困孩子读书不容易。颜回是研究生,他的住房问题也没钱解决,还住在陋巷里。原宪的蜗居就更糟,茅草屋,绳子吊床,没有经费去解决,我看了很难过。我自己的慢性胃病,也舍不得花钱去医治,更遑论福利待遇的改善。如果这些问题能够很好解决,仲尼定当竭尽绵力办好教育,培养更多的贤才,输送到各种岗位,担起振兴中华的重担,有的还可以送海外去深造,果如此,则中华强大有望矣。

但是到目前为止,这么多假仲尼之名开的公司和机构,还没有人提出给我们一点教育经费,解决我等“一簞食一瓢饮在陋巷”的困难。

记者:关于您和南子的关系,传说纷纭,有人甚至提到生活作风上说事,请您说说,论语里记载的是事实吗?

孔子:论语的记载是实事求是的,我见南子,是应她的召见而去的,她是卫灵公的夫人,我是不可不去的。当时是隔着帘子说话,说完话就出来了,没有呆多长的时间,子贡可以证明(一旁子贡连连点头称:“然,然!”)。虽然房间里没有探头录像,但我是凭良心做事,我是毫无淫心的。我要在这里说明的是,人只要心术正,就能够坐怀不乱。一休和尚背一个体弱的妇人过河,他是没有邪念的,完全是善心所驱使。现在养情人,包二奶,不乏其人,就是因为心术不正,心不正则眸子眊,看到女人两眼色迷迷,哪能不落马呢!更重要的是为人师表,这一点都不能管制自己,那就惭愧欲死了。编造绯闻,以赚取利润,吸引“眼球”,对我本人倒没什么,使我感到不安的是,对年轻人影响不好,再说,卫灵公知道了,也会产生误解,影响团结。

最后我还要说,研究也是学习,为研究而研究,或者为银子而研究,那就是歪嘴和尚念经,其功德还不如引车卖浆一匹夫。谢谢大家!

子贡:孔老师答记者问就到这里,对各位记者来访,表示感谢!对社会各界对孔老师的关心表示谢谢!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孔子答记者问”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