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幸福地铁(散文)


□ 老 冀

  我一直感觉坐地铁是一件非常幸福非常快乐的事情。每天早晨随着列车由北向南横穿整个城市,到晚间又反着方向呼啸着重新归来,进洞形如硕鼠,上桥矫若惊龙,两个小时就这么一早一晚过去了。我甚至认为地铁其实就是生活,或者至少是生活的一部分。

  我的朋友李青非常赞同我的观点。每当我说起“地铁就是生活”这一论断时,他就深有感触地说:没错,这是多么丰富多彩热闹红火的生活啊!每天脚不点地被人流推进车门,你屏住呼吸就可以想象金庸笔下凌波微步是怎样的效果。而且,车厢里那么挤,沙丁鱼罐头似的,人跟人背靠背脸贴脸,免不了皮肉接触。如果在地面上,你敢挨这么近么?准会给人说三道四,评判为不文明;不过在地铁里,你就可以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去看那些形态各异的脸,尤其是那些女孩儿——只可惜看不见她们的身段,但你可以详细考量她们的长相是不是?

  尽管我不太赞同他的价值取向,但不得不佩服他少有的运气,因为他确实是在地铁上收获了他的爱情。

  李青和他的女朋友最初就相会于地铁里。那是一个四月的下午,绿树的枝叶已经茂盛繁荣,密密匝匝地不透风。树冠上一片厚重的金色骄阳,树冠下却是暗褐色的浓阴,强烈的对比,如同莫奈的油画。但是李青无心欣赏这暖凤中生命的勃发景象,他只管急匆匆走出公司,急匆匆钻进人声鼎沸熙熙攘攘喧嚣不尽的东单地铁站,急匆匆挤上北去的列车,然后,才想起来喘一口气,想起来左顾右盼。就看见旁边站着一个女孩,穿一件草青色的衬衣,映出她素净的一张白面来。只可惜鼻子小了一点,像是……银盘上放了一柱蒜?李青一时想不出什么更好的比喻。

  正琢磨着,眼前有人起身下车,空出一个座位来。李青心里高兴,刚欠欠身,不提防旁边这女孩捷足先登,已然坐稳了。李青心里恼怒,一脸的不高兴,也不好说什么,只将身子努力地站直,心里恨这女孩鸠占鹊巢没礼貌——这位子原本应该是自己的。刚这么一闪念,女孩似乎就发现了李青的不快,故意将脸侧向别处,嘴角里作出一个冷笑,小鼻子翘起来。李青忽然觉出这女孩的长相,简直能用可憎这个词来形容。既然她如此无礼,恐怕到什么地方,也不会找到男朋友的。他想起公司里许多年过三十的单身女孩一个个惶恐焦虑的面孔,心里一阵恶意地畅快。

  但是这个判断第二天就被证明也许是错误的。还是下班时分,还是在东单地铁站,李青又看见这个女孩,正和一个高大帅气的男子亲密地说话。地铁来了,女孩迅速上车,男子在站台上挥手。这回李青不再怠慢,三步两步挤到女孩前面——竟然真有一个空位,他就傲然地坐了,把一双冷眼,直看那个女孩。女孩就站在李青跟前,从容地昂首挺胸,流露出对李青这种“胜利”的不屑来。李青感觉有些沮丧。

  这以后李青每天总能看见她,且两人经常在一节车厢里共乘。时间长了,李青对她的恶感也就渐渐地淡漠了。有次看见这女孩给一个孕妇让座,心里竟一下子对她起了敬佩和赞许,惭愧自己常常跟她争抢座位。以后见面,偶尔也相互点点头。

  一天,一个抱小孩的老太太,拖着个大旅行箱要上车,箱子却卡在车门口,进不来。那女孩极热情地帮着拽,终归是力气小箱子重,还是动不了。于是李青毫不犹豫走上去,一把将箱子提起来。老太太一连串地道谢,怀里抱的小孩子也咧着嘴儿乐,一手攥着那女孩的手指头,一手抓扯李青的袖子。那女孩不住地逗他,李青也只好冲那小孩装模作样扮鬼脸儿,旁边很多人都以为这是一家老小四口儿,和谐美满。

  地铁里总是挤,人越来越多。五一节前一天,车厢几乎都要爆了。李青在门口站着,忽然车门一开,瞬间就被一群外地来的游客推到车厢中间去了。那个女孩原本站在另一个门口,也被人流推进来,结实地撞在李青身上。李青觉得不自然,挣扎两番,却又动弹不得。身后一个中年大姐热心肠,大声喊着:这两天人多,大家都担待点,来,挤一挤,让后边多上几个人!于是又有七八个人涌进来。李青无可奈何,紧贴着那女孩的胸脯,面对面站着,清楚地感觉到她的体温。他只好低头打个招呼,说:嗨!女孩也微微笑了笑,算是回应。他从她那低开的领口看去,望见一片梨花素练似的隆起的雪白,顿时觉出这风景的逼仄狭窄,压抑得脑子一阵阵眩晕。李青不敢再看,将眼光投向片片的人头。那女孩大概也是不自在,素白的脸上飞起一片柔红来,额间也开始沁出莹莹的细汗。

  地铁一站一站走下去,车厢里的人一层层地还在增多。那女孩脸上的柔红渐渐浓艳,两颊上秋雨一般滚落下汗珠来。李青看她脸色不对,想初夏的季节不至于热成这个样子,就问:你怎么了?她说:我有些头晕。说着,眼睛闭起来,将头软软地靠在李青的胸膛。李青慌了,一把架住她的胳膊,大喊道:有人晕倒了!近旁的人惊诧地看一看,也跟着大喊:有人晕倒了!三四个原本坐着的乘客听见了,都站起来,左顾右盼,一起说:在哪儿呢?快坐这儿!一旁许多人都说:别坐了,赶紧下车!快,大家都让让!就努力往两边挤着,闪出一条夹缝来。有两个青年帮着李青,连拖带拽,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她搬到门口,正好车到站停了。站台上几个乘车引导员看了,风团似的都跑过来,和李青一起把那女孩架到站台的坐椅上。旁边卖杂志的递过来一瓶矿泉水,李青接了,小心地给女孩灌了几口,却都吐了。就有人打了120,说一会儿救护车就来。李青一边拿报纸给女孩扇风,一边心里焦急得一塌糊涂。

分享:
 
更多关于“幸福地铁(散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