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接指手术


□ 闫海涛

●闫海涛

  县医院今年要招聘几名医生,要求有实践经验、技术过硬的人才。乡村医生吴刚等待这个机会已经有好几年了,刚毕业那时候,他不知天高地厚跑来求过职,被冠以经验不足为由而拒之门外。所以他这次卯足了劲,提前做了充分的准备,满怀信心,前来参加应聘。

  由于报名应聘的人很多,竞争近乎残酷。医院只好提高进入门槛,增加入试的难度。在通过一系列的理论考试之后,对胜出的人选,还要进行实际操作考试,一个是断肠结合手术,另外还要再做一个难度较大的断肢再植手术。让考生们一比高低,据此录取优秀医疗人才。

  吴刚一路过关斩将,顺利通过了所有的考试并成功做了一例断肠手术。由于暂时没有断肢患者,所以医院让所有考生都回家等候,一旦有了病人便通知他们来做手术。

  吴刚闷闷不乐地离开了县医院大楼,不知要等到啥时候才会有断肢的病人来做接肢手术。他听得出回家等候的弦外之音,即使有,也未必轮上自己做,如果没有上手术台的机会,就意味着自己要一直等下去,甚至不被……他不敢再往下想了。

  晚上,他回到了乡村诊所。

  自从省医学院毕业以后,他已经在这里工作了五个年头。由于平时努力钻研医学,虚心向老医生们求教,他的医术进步很快,做手术时手脚麻利,成功率很高,断肢再植手术也做过几次,结果都不错,所以他对这种手术很有把握。

  父亲听说他考试的事后,特地赶来询问情况。他面部黝黑,白衬衣领口扣得紧紧的,脚穿一双解放牌球鞋,打眼一看就是个地道的农民。平时话语不多、老实巴交的父亲显得特别关心此事,一见面就喋喋不休地问个不停:“你为啥一定要去县医院上班?在这里不是挺好的吗?离家也近,乡亲们对你的评价可高哩,你妈也舍不得你离开啊。”

  “我也热爱家乡,只是我一直有个梦想,想在医术上再做进一步的提高。”吴刚诚实地答道。“这些年来我所做的一切,包括吃饭睡觉,都是朝着这个目标不懈努力的。现在考试进展还算顺利,再做一个断肢再植手术就行了。”

  转眼间,二个多月过去了。

  这天,县医院打来电话,说院里来了一个断肢患者,但医院通知了其他考生去做了手术,做的结果不是很理想,重接上的断肢活动不太灵活,但也基本上说得过去。如果再找不到断肢病人,院里就准备录取那个考生,放弃其他人选了。

  吴刚放下电话,脸色铁青,似乎感到有点绝望。他卷缩在宿舍的小床上,一连几天茶饭不思。

  父亲闻讯赶来看望儿子,他这次几乎没有问什么话,似乎理解儿子的心思。他默默地蹲在门槛上一个劲地抽烟。

  屋里死一般沉静。

  良久,父亲蓦地站起身,轻轻走到床前,安慰道:“孩子,你起来吃点饭,身体垮了什么也做不成了。病人我去找,只要你有真本事,咱一定能去县医院。”父亲那不多的话语里浸透着刚毅的力量。

  吴刚诧异地抬起蜡黄的脸,茫然地望着父亲转身离去的背影。心想家里既没有有权势的亲戚朋友,也没有送礼的钱,一辈子没有离开过大山的父亲能会有什么办法。他奉劝道:“爹,你不要操心这事了,回家吧,我自己知道该怎么办……”没等他的话说完,父亲已经出门不见了身影。

  次日,吴刚突然接到县医院打来电话,说有一位断肢患者需要手术,让他马上赶到医院。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会是真的吗?他顾不上多想,兴致冲冲地跳下床,跑到公路上,打出租车飞速来到了医院。

  当他气喘吁吁地冲进手术室时,一眼瞥见父亲坐在那里。这时,手术科主任走到父亲身边,问道:“老乡,你要的吴刚大夫已经来了,你说的那个断肢患者什么时候能到?”

  父亲站起身来说:“那个断肢患者就是我。”说完,只见他从口袋里摸出一把锋利的菜刀,对准自己的左手手指,猛地剁了下去。只听办公桌上“啪”地一声,父亲的一根手指离开了身体,霎那间,鲜血立刻染红了他的左手臂。

  众医生们惊得目瞪口呆,立刻蜂拥上前急救。吴刚脸都吓白了,结结巴巴地哭喊道:“爹,你这是干什么呀?”

  由于疼痛,父亲脸颊上开始流出豆大的汗珠。他右手拿着剁下的那段血淋淋的小指,不断地对众医生重复地说着:“让吴刚给我做接植手术,只能他做……”

  三个月后,当父亲在院办公室里灵活地向院长晃动着那根拆线后的再植断指时,院长郑重其事地在吴刚的入职申请报告上签下了同意录取的字样。

  特约编辑/王利宣

  (信箱:[email protected])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接指手术”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