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有朋远方来


□ 陈蔚文

有朋远方来
陈蔚文

华东城市冬天的冷类似风湿性质,陈年攒下的寒气直往骨头缝里钻,让人连把脑袋探出被子的勇气都没有。看电视看得迷糊的俞琴刚关灯蜷进被子一会儿,电话就清脆地不由分说地响起来了,俞琴踢了脚江涛,江涛一动不动躺着,脑袋埋进枕头,像只冬眠的獾。俞琴只好起身,刚抓起话筒,吕晓苗的声音就从那头匆忙动听地跑了过来,她说,天哪!俞琴你怎么就睡了!你坐月子哪!我晓苗,这周六到Z城!
“晓苗,你来Z城?真的?没开玩笑吧!”俞琴的睡意一下全给惊跑了。
谁跟你开玩笑,我中午十二点左右到。就这样,我约了人,到时聊!
吕晓苗风风火火扣了电话,俞琴在空中举了有几秒钟的话筒,使劲蹬了脚江涛,哎!哎!她要来了!这周六就到! 谁?江涛迷糊着问。 吕晓苗啊!吕晓苗要来了! 江涛翻了个身,来就来,我当总统来要接驾呢! 俞琴第二天早早起了床。今天周四,后天,后天这时候七八年没见的同窗好友吕晓苗就要来了!俞琴有种难耐的兴奋。吕晓苗和她一个宿舍,都喜欢齐秦潘越云,喜欢牛仔裤灯芯绒还有二食堂的辣椒炒肉,青青红红,辣得呛人,宿舍女生里就她俩敢把辣椒全吃进去,虽然每回都辣得七魂出窍脑门子冒汗,但两人都不停筷,直呼过瘾。冬天晚上冷,两人挤一张床睡,饿了,吕晓苗就用电炉煮年糕下榨菜鸡蛋方便面,香味惊天动地绕梁三更,把别的女生馋的!两人一到冬天就得胖上一圈,有照片为证,大二,她俩并肩在校园假山前,脸上带着婴儿肥的笑容,纯洁又痴憨。
还不止是这些生活里缔结的情意,有一阵子寝室老失窃,包括饭菜票,有个嘴巴长的女生就怀疑到俞琴,证据是有次她碰见俞琴在食堂打了份烧大排,那是月底,女生们大多口袋瘪着!还说晚上听见她在蚊帐里用勺子舀麦乳精——干吃啊!这有多奢侈!相当于用牛奶洗澡,用玫瑰铺床!不是有了意外之财能这样吃吗?这些议论让俞琴冤得要死,在食堂打大排那次是正好一个喜欢的男生排在她后头,她要面子,撑着打了份大排。在蚊帐里吃的是橘子粉,她姑厂里产的,发了一箱,吃不完送了几听给俞琴家,保质期眼看快到了,俞琴妈让她抓紧吃——这些她能说吗?在寝室俞琴家境不算好,这些方面就更敏感,再说也没人当她面说,她能主动申辩什么,那岂不此地无银?那段日子,同宿舍女生一见她进来就不吭声,眼神也都不对劲,俞琴背地哭了几次。不久后,她正在图书馆,吕晓苗冲来找她——原来她一直找机会替她申冤呢!都在蚊帐里猫好几天了,吕晓苗睡上铺,蚊帐里拉了层花布帘,有一回系里搞活动她找个借口没去,总算让她逮着一个女生中途回来在寝室翻抽屉,俞琴的耻算洗了,和吕晓苗间的情意就不只是日常情意,而上升到了革命隋意。
毕业后吕晓苗去了广州,进了家广告公司,不久被公司派驻香港了几年,再回到广州。这七八年中俞琴共去过三趟广州,第一次去,吕晓苗还在香港,第二次去吕晓苗同当时的老公回了老家汕头,第三次去俞琴公差只呆一天,而吕晓苗陪客户去了邻市一个景区,本来算好时间能赶回广州见个面,不料高速公路一路堵车,等好容易赶到,俞琴已经走了。就这样阴差阳错,十年里俞琴愣没见着吕晓苗一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