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逃往天堂的孩子


□ 卢江良

1

郑晓林在郑树青家门前穿行时,让呆在家门口的郑树青看见了,他冲着郑晓林大喊了一声:“你给我站住!”
郑晓林吓了一跳,便一下子站住了。他茫然地瞅着郑树青气势汹汹地赶来,不知发生了什么。
这时,郑树青已来到了郑晓林面前。他一把揪住郑晓林的前胸,拼命地摇晃着,声嘶力竭地质问:“谁叫你走我家门前的?谁叫你走我家门前的?”
郑晓林明白叫自己站住的原因了。他腾出一只手握住郑树青的手腕,沉默着挣扎起来,企图摆脱郑树青的揪扯。
可郑树青坚持不松手,并一个劲地质问:“你干嘛走我家门前?这是我家的,干嘛要你走?”
郑晓林挣扎了一会毫无结果,不由得火了,大声反问:“我走你家门前怎么了?”
郑树青说:“我家门前不让你走!”
郑晓林不服气地说:“我走过了,你想怎么样?”
郑树青就猛烈地推搡起郑晓林来。郑晓林不甘示弱,一边抵抗着郑树青的进攻,一边同样猛烈地推搡郑树青。
于是,一眨眼功夫,两个孩子扭到一起撕打起来。
正打得不可开交,同村的一个女人看到了,她走过来一下拧住了郑晓林的耳朵,将他从郑树青身边拉开。
郑晓林的耳朵被女人拧得生痛,瞪着女人愤怒地吼:“是他不好,你干吗拧我的耳朵?”
女人用劲敲了郑晓林一个栗凿,骂骂咧咧:“你这个有娘生没娘养的,专门寻衅闹事跟人家打架!还不滚回那间破烂屋里去!”
这时,又有几个村里人闻声过来,他们见是郑富贵的儿子郑晓林,便不约而同地指责道:“这小畜生也不知咋的,每天就知道打架。”“婊子的儿子就是婊子的儿子,生出来都跟别的孩子两样。”“像他那个嗜赌的爹也好不到哪里去!”“……”
郑晓林被众多的指责包围着,顿时变得势不敌众起来。作为反抗的惟一表现,他敌视着那些鄙视自己的村里人,内心里对他们充满了仇恨。
不一会儿,围着的人群散了,郑晓林揉着发痛的耳朵,在郑树青幸灾乐祸的嘲笑声里,愤然退出了郑树青家门前。在往家里走去的途中,他想到了自己惟一的伙伴吴东明,以及他经常提及的那个地方。

2

郑晓林是在吴东明家的那间矮屋里找到吴东明的。吴东明家有三间两层的新楼,但吴东明就住在新楼对面的那间矮屋里,因为吴东明不是他现在的爹的亲儿子。他是他娘改嫁的时候带来的,他的亲爹很早的时候就生病死掉了。
吴东明本来可以住在新楼里,可由于他后爹对他不好,每顿都是给他现饭吃,吴东明经常吃不饱饭,就养成了小偷小摸的习惯。他的后爹顺势找了个借口,不允许他再住进新楼里。他亲娘呢,因为又生了一个儿子,对吴东明不管不问了。
吴东明住的那间矮屋很黑也很脏,跟一般人家的猪舍没有两样。郑晓林每次从太阳底下进去时,总要先适应一段时间,才看得清里面是否有人。以前郑晓林进吴东明的屋时,事先都是要捂住鼻子的。可自从郑晓林的娘逃掉之后,他家的景况跟吴东明的屋差不多了,郑晓林也就慢慢地习惯了。
这次,郑晓林到吴东明屋门口的时候,都已经是正午了,吴东明还在里面睡懒觉。吴东明的屋门是从来不闩的,郑晓林推开门径直走进去,边走边喊:“东明,起床了!东明,起床了!我有事情跟你说。”
吴东明被吵醒过来,睁开眼见是郑晓林,便从那张门板搭的床上爬起来。他迷迷糊糊地在床边坐了好一会儿,开口问郑晓林:“你有什么事?”
“咱们离开这儿吧!”郑晓林突然说,“咱们去你说的那个地方!”
吴东明没立即接话,只是站直身走到墙角去撒尿。显然,一夜的尿让他憋得难受。吴东明站起来的时候,比他小两岁的郑晓林只有他的腋窝那么高。
吴东明将尿痛快地撒尽后,才接过郑晓林的话头说:“好呀,那你说什么时候走?”
郑晓林脱口而出:“明天,就明天!”
吴东明沉思了一会,答应道:“好。咱们就明天走。”

3

第二天早上,郑晓林和吴东明就各自带着一个包裹,瞒过全村人的眼睛,翻过一座满是松树的山,来到了三里外的镇上。
郑晓林问吴东明:“咱们乘火车,还是乘汽车?”
吴东明想了想说:“乘火车吧。火车跑得快,那个地方很远的。”
郑晓林就跟着吴东明去镇西郊的那个火车站。到了那里,郑晓林见那个售票的窗口很高,便对身边的吴东明说:“我够不着,你去买票。”
吴东明瞟了眼猴子般瘦小的郑晓林,当仁不让地答应了。但他没有立刻出发,而是迟疑了好一会儿,才鼓起勇气晃过去。
郑晓林尾随着吴东明,望着他一摇一摆的背影,脑海里油然浮起一根在风中摆动的竹杆。
吴东明走到那个窗前,在那里踌躇了好久,壮着胆子对里面说:“买两张票。”说着递进去两个硬币。
很快,那两个硬币从里面滚了出来。里面的说:“开什么玩笑?!乘一站就要五元!”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