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 张作民

  张作民 男,江苏省南通市人。1978年就读复旦大学中文系,后任职东南大学、作家出版社、《中国文化报》。著有报告文学集和长篇小说多部,创作并授拍多部电视连续剧,获得2009年度国家广电总局“夏衍杯”电影剧本创意奖。

    1

  石方明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死。

  原来都说是极刑,后来判了死缓,捡了条命,应该是好事。可母亲不知是怎么想的,在法庭上就哭,傍晚犯了心脏病,没等送到医院就断了气。父亲从医院出来又不知道为什么上了快车道,被一个刚拿到本子的女人撞出一米多高,然后被旁边的车轧了过去……这些都是听管教说的。从看守所转到新生监狱后的一个月里,他天天盼望着接见。监狱领导研究了一下,并方方面面做了准备,这才把石方明叫到谈话室。

  开始,石方明以为管教在骗他,或许是自己听错了。“犯了罪,最揪心的其实是你们的父母,死的心都有。”这是管教最常说的一句话。还以为老调重弹,后来看到医院的死亡通知书,这才觉得脑里一片空白,随后是嚎啕大哭。

  “这都是因为我!都是我的错!”石方明一遍又一遍地对自己说,似乎又看到了母亲绝望的眼神。那是在法庭上最后一眼,没几个月,头发全白了。还有父亲,上大学临走时的一句话老在耳边响起:“遇到任何事,都不能冲动!”是啊,不能冲动。要是自己没有冲动,那混蛋就不会死,父母也不会死,他也不会被关在这里了。那么,你还活着做什么?死吧,你去死吧!一了百了,与其在这儿关一辈子,不如现在就了断!

  警察们似乎早就料到一切。晚上睡觉,号子里老是有个人是醒着的,而且就坐在自己的床脚下,盹都不打一个,大小便也跟着。吃饭、放风、劳动也总有好几双眼睛在监视。新生监狱的劳动项目是做鞋,具体说是生产草绿色的帆布胶鞋,不仅供应本地监狱,还销到外省。隔壁的女监负责做鞋面,男监则负责做鞋底,并把鞋面压塑成形。石方明被派的活是检验质量。有人会把做好的鞋用口袋送到一张大桌上,他把合格品扔到一个塑料皮做的筐子里。这是个轻松活,但并不是要给照顾,而是让他找不到自杀的机会。他接触不到剪刀一类的利器,也碰不到电闸。压塑的机器倒可以把脑袋在瞬间压成肉饼,但那是另一个车间,连门口都不让走。监狱最忌讳两件事,一是逃跑,一是自杀。每一样都会影响警察们的前程。所以,石方明想死可不那么容易。

  可石方明还是打定主意要结束自己的生命。

  这天机会来了。大家排队去车间,平时挺宽敞的路上停了几辆汽车,那是压塑车间新到的机器,一些犯人正在往下搬运。其中一台已经拆掉了四周的木板,露出抹着黄油的铸铁机身。也许是太重了,有人没站稳,机器就歪倒在路边,经过打磨的操作台面在与人的身高差不多的位置上,形成了一个九十度的直角。在石方明的自杀计划中,有一项就是用头与硬器撞击。虽然头盖骨的形状能避免较强烈的冲击,但如果目标是生铁,又有锋利的角度,那一定会让脑浆飞溅出来。这种伤害是无法挽救的,而且还没痛苦。于是,就在警察大声指责犯人、大家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的一刹那,石方明深吸了一口气,用尽全身力气猛撞过去。接下来,他就觉得眼前进出无数金星,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可他没有死。是有人救了他。那人原来就紧跟在石方明的身后,当发现情况时,毫不犹豫一个箭步冲上前,照着右上额一拳挥过去,石方明随即倒下。后来听说,那人的胳膊被机器划得很深,白骨都翻了出来。

  石方明醒来时,发现躺在监狱医务室的小床上,手和脚都上了镣铐。一个医生拿小手电筒扒开眼皮照了照,又用听诊器仔细听了一遍,就走了出去。过了一会儿,他被送进了禁闭室。那地方很窄小,转身都困难。即使如此,他仍然上了全套刑具,头上还戴了个“坦克帽”,那是防止撞墙的。第一夜很难熬,因为又渴又饿,大小便又都弄在身上,那种强烈的酸臭混合着原来就有的异味令人作呕。可要吐又吐不出来。他希望自己能窒息,却发现头脑十分清醒。

  “为什么要捅那一刀子呢?你该用脚踩住他的喉咙,让他知道你的厉害不就行了吗?如果那样的话,父母就会没事,你现在也可以拿到毕业证书了……”

  这话石方明想过一万遍了。都知道后悔没用,可还是忍不住要这么想。要是能把自己逼疯,那该有多好啊!

  渐渐地,嗅觉失灵,肌肉的酸痛也已麻木。黑暗中,他又看到母亲充满了慈善的脸和父亲鼓励的目光。眼泪在悄悄流淌,后悔到了极点,死也成了更坚定的归宿。

  第二天一早,监房铁门下方的小窗口开了,有人塞进一个塑料碗,里面是大米粥和一块咸菜。石方明蜷缩在角落里,动也不动。到了中午,又送进一碗米饭和一盆青菜。他还是不动。本以为会有人呵斥几句,结果脚步声离去后,就再没有任何声响。过了一会儿喊放风,他就装睡。晚饭菜盆里多了块肉,但石方明却故意泼到地上,米饭也扔到角落里。这样过了三天,他与饥饿对抗着,一心只想早些失去知觉。可到了半夜,来了两个劳役犯①,先是把他拉出去,在厕所里扒光了衣服,用水冲干净了,换上新的囚服,然后把他送到医务室打吊瓶。到了早上,有个医务犯②很熟练地把粥装到塑料瓶里,不知在哪儿拍了一下,石方明的嘴就自动张开,很快把粥喝下去。接着又是听诊,听完诊又被送到禁闭室。这次进来的时候,监房已经打扫过,味道不似以前那样难闻了。石方明的精神好了许多,但后悔又占据了整个思绪。这回,他集中在父母的去世上。父母的身体原来都挺好,从来没听说母亲有心脏病,如果不是为了他,绝对不会死,他们应该活着,快快乐乐地活着,可是……

分享:
 
摘自:当代 2011年第01期  
更多关于“假如生活欺骗了你”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